考虑谁往谁家去的时候,老何的条件相对优越一些,两室一厅的房子,阳面那一间大房子,还带一个挺宽敞明亮的大阳台,养个花,喂个鸟什么的,都是很好的。

  当时,老何的房子里也没怎么收拾,以至于连一个大红的“喜”字都没有张贴,这也是秦老太太事先交待过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啦,弄那些事情干啥!好歹拾当到一起,搭伙做个伴儿得了。

  秦老太一怔!半天没言语。末了,等老何去小屋子里收拾床铺时,秦老太收拾起她先夫的照片,默默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了。

  秦老太只是听老何口头上那样说,他家的房子如何宽敞如何好。可她从来都没去看过,直到他们双方订下一个日子,决定要在一起圆房的那天晚上,秦老太才拎个手提箱,敲开了老何家的房门。

  秦老太指着大房子里老何事先收拾好的那张双人床,问老何:“在这屋里睡,不是很好吗?”

  老何扶正眼镜仔细瞧:一个挺大、挺精致的镜框里,镶嵌着秦老太和她先夫的一张挺好看的合影照。那个男人看起来,比老何年轻,且魁梧英俊。

  那老太太姓秦,尽管头发都白了,可人家看上去,还是比老何年轻不少,家庭条件也跟老何差不多,同样是子女不在身边,一个人靠退休金生活。他们相互间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经中间人那么一撮合,就成了。

  老何新近找了个老伴,晨练中,一起在小公园里打太极拳时认识的。

  事实上,秦老太也是那样做的,她来到老何家,就像过去在单位出差或走闺女家一样,打开皮箱,把日常用的梳子、镜子,还有洗刷用具什么的,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在茶几上,拿到最后,老何看她抱出一个好像是裹着镜框一样的大纸包,来回张望着不知放在什么地方是好,老何便顺手接来,想给她先放在一旁的柜子上,顺口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老何挺尴尬地笑笑,说:“那是我和她睡过的地方,我们还是尽量避开吧!”

  当下,老何的心里似乎有点疙疙瘩瘩的,也正是那种疙疙瘩瘩的感觉,很快触动了老何的心窝子。接下来,老何在考虑与秦老太合房时,执意要领秦老太到隔壁的小房间里去了。

■ 相裕亭

  秦老太随手把那个纸包打开,指给老何,说:“这是俺那死鬼老头子……”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12期  通俗文学-情爱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