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一般与人类再生问题相关联,其叙事结构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大多洪水神话中已注意到情节或细节叙事关节点的设立、矛盾的应用与处理、大团圆结局等手法,表现出较高的艺术水准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关键词]神话;叙事;艺术洪水神话是我国少数民族神话中的一个重要类型。洪水神话不仅形态类型多,流传范围广,而且产生与流传具有较大的时间跨度,在民族文学研究中占有突出地位。通过对南方少数民族人类再生型洪水神话叙事结构和特点的分析,有利于全面观察洪水神话的共性特质和文化差异,从而避免对洪水神话不同语境下的误读。


一、叙事元素组合的稳定性从目前见到的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看,绝大多数把洪水的发生、经过与人类再生母题相结合,故事情节较为复杂。如果我们把叙事过程中最自然的典型元素视为母题,那么这些母题就可以作为一个特定的叙事元素进行定量或定性分析。笔者对南、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中120篇数量相等篇目进行了对比分析,发现涉及到洪水后人类再生母题的神话在南方约占75 %,而在北方只占29%。说明南方各民族洪水神话在漫长的传承过程中,把洪水事件与人类再生两大类型有机结合起来,不仅叙事元素相当丰富,而且形成了曲折的故事性。本文参照斯特劳斯的神话结构数字模型,将这种神话母题组合的结构模型表述为:

故事类型

母题组合情况

母题1

母题2

母题3

母题4

母题5

母题6

母题7

……

Ⅰ                  

上表中的1、2、3、4、5、6、7等分别代表不同的母题,●代表出现的频率。如果这7个母题全部出现则形成一个最完整的故事。但在实际表述或传承过程中由于语境和讲述人的不同,会发生某些母题的缺失,因而会产生若干不同的叙事元素组合。[1]这一串数字就像一个神话,每个数字都代表一个独立的意义,单独观察这些母题,难以找出其中规律,如果把它们按照1,2,3,4……次序排列,每个数字就与人们的思维习惯判断联系起来,这种固定结构中的母题就会生成特定的涵义。尽管不同的讲述者不一定都讲出所有母题,但很少会改变这些母题的顺序,即使只抓住其中几个母题,受众仍能凭借经验在潜意识中使之复原。从不同类型神话产生的时序分析,这些关于人类再生的洪水神话与其它类型神话相比,产生较晚。如从目前汉族文献资料看,关于洪水后兄妹配偶再生人类母题的文字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晚唐李冗《独异志》,该文只有兄妹配偶再生人类情节,没有洪水背景,这说明在晚唐以前,我们难以断定有洪水与人类再生结合的神话。因此有的学者指出,大量的事实都证明了洪水后伏羲女娲成亲这一古老情节在汉族是后来才固定下来的。固定下来的时间想必已经在古代,而且并非在中国所有地区都固定了下来。[2]如果此说正确,那么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也应有此特点,有关人类再生洪水神话的产生要晚于创世神话、人类起源神话和单纯的洪水神话等类型,这些类型神话的结构上大多简单明了,属于一元结构,事件从发生到结局呈直线型,从原因到结果一目了然。而目前见到的人类再生洪水神话则明显不同,在结构上不仅借鉴了以往神话的叙事元素,而且创设了起承转合的多元多维结构,如比较典型的人物关系结构则出现了单维二元的客体主体结构乃至三元三维的客体主体对手结构,以及它的变体客体主体客体保护者、客体主体主体阻挠者结构。[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