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片必须让幼儿园以上的观众都能看明白,我懂的。
故事基本逻辑的缺陷:
    起因:地球沙尘暴泛滥+主要粮食作物接连感染某种疾病=人类必须移民。这是对基本科学事实的无视,在外太空重建生态体系无论如何都比治理地球这点小破危机要难上万倍,且需要的时间也是以千年为单位。

    解决办法:政府实行反智教育,科研机构废弃,高端人才遣散他用。地球现在所缺的表面上看是“粮食”,实质上是治理环境和治疗植物疾病的“方法”。因此最最需要的恰恰是科研及科技人才,而非农民。再多农民也挡不住疾病无限制蔓延。
    
    转折:男主被选作宇航员。男主因为纯粹偶然的原因进入NASA,立刻被选成首席宇航员,一两天后便驾船进入虫洞。太没有说服力。这不是过家家,是耗费了巨大资源、风险极大的严肃的航天活动,更别提其背后的意义是拯救全人类。

    情感逻辑:人类进入倒计时的关头,男主还和女儿玩着“你不理我我就不理你”的无聊游戏。中途还一度要放弃人类的最后希望坚决回家。格局太小,明显是为了小爱背弃大爱,并且他“回家”的选择等于“让女儿和自己一起等死”。这点得不到部分观众的同情(我不否认无数观众觉得他们的亲情很伟大)。

    抉择:星球1上1小时=7年,且人类只剩几十年,此时去星球有极大风险,身为科学家的他们没有做任何观测、计划,直接着陆且毫无组织自由活动,造成一死且浪费20+年。
              选择去星球2 or
星球3,此时现有资料不足,女主甩出其“相信爱”理论,说“我们有时候太相信理论了”。我想说就像治病,医学还治不了癌症的时候,随你怎么跳大神。但凡星球2多一个确证信号,谁理你个爱不爱的。最后还安排女主的直觉是正确的,好吧导演你的片子你做主谁也管不了。
               反面角色Mann伪造信号,但与小队的基本目标是一致的。如果坦荡荡承认,最多挨一顿拳头,他却进行了两起谋杀,并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抢夺空间站。
              男主突然决定牺牲自己跳进黑洞,缺乏交代和转折。
              “未来人类”既然已经存在,不存在动机去拯救过去人类。这与一般的“回到过去”片子逻辑不同,“回到过去”类一般是未来人想要改变已有的未来,因而穿越改变历史。这里的未来人类已经高度完善,改变历史反而有极大风险。
              “未来人类”选择拯救人类的方式:放虫洞,让男主通过种种小概率巧合进入五维空间,以小概率成功方式传递信息给女儿。未来人类能力过分强大,因而可能性也被大大放大。观众可以问,为什么要用这么曲折的方法,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扔信息给老教授,为什么不直接治了地球的问题,为什么不直接给个大空间站,为什么不给小行星都弄成“拎包入住”。如果将未来人类的“技能”缩减到只有一项,也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结局:如果不是“未来人”喜欢曲折剧情,就是“一切皆因巧合”。男主除了选择消极自我牺牲,没有为了拯救人类和见到女儿做任何实质性的行动,却百分百同时达成了这两个目的。很难让部分观众信服(我理解很多观众说“这就是伟大的爱”)。

    故事整体逻辑:整个故事是由几乎全能的上帝一般的“未来人”主导并安排好的,男主及其他所有人只是其中一个棋子,他们的作为或不作为都不重要,人类被拯救的结局也是注定的(未来人可以随意跨越时间,哪怕这次失败,他们可以重来,或者换个时间点换个主角尝试)。这样的逻辑可以成立,但是片中逻辑被隐藏起来,观众们看到了“爱的伟大胜利”。

节奏上的问题:
    第一幕:题名叫做“星际穿越”的片子,在差不多40分钟之后还没有进入太空,而是婆婆妈妈地跟女儿闹别扭。
    最后一幕:情感种类过多。男主自我牺牲(悲剧)-
男主进入五维空间(解迷+拯救)- 男主被救并见女儿(喜剧+亲情)-
男主去找女二(希望+悲壮)。每一个高潮都是一个伪结局,连续四个带来的观感是“怎么没完没了的”,且四种情绪完全不同,造成带入不良,最后停止反应。

悬念设置的问题:
    高潮部分的安排是,解释了最开始的悬念,“墨菲书房里的幽灵是什么”,“是谁放的虫洞”。但是在剧中的大部分时间,悬念其实是“人类能找到宜居的星球吗”。因此高潮释疑造成的效果更多是“哦”,而不是“原来是这样”。主要的悬念到最后反而被放弃,人类只用一个空间站就做到了继续生存,宜居星球不再重要。

格局的问题:
    情感格局上面已经说过了,放弃“人类延续的希望”,选择“我要回家见女儿”,非常小气,且对改变现状毫无帮助。
    场面也太小。末世背景,从头到尾却基本只有一个棒球场,一个农场小屋,一片玉米地。反反复复。就算不想场面铺那么大,也可以通过电视报道等方式,至少给观众一次“整个地球真的不行了,快逃”的直观体验。

故事脊椎问题:
    驱动故事发展的主线应该是“男主想要拯救/再次见到女儿”(是的,他从来没有考虑过那个充话费送的悲催儿子),而他在高潮之前毫无理由地放弃了这个目的,选择跳进黑洞。在最后真的见到女儿之后,也就礼貌性地洒了几滴眼泪,一秒之后就意气风发地去追求爱情和理想。这个主线是混乱的,给人“不知道在讲什么”,“不知道男主想要什么”的感觉。

方法借鉴:
    导演想要的主题是父女之爱,通过父女同心抓无人机(介绍二者的关系和相似)-
父亲为了救女儿选择离开/父亲离开女儿闹别扭(表现相依感情)-
父亲女儿隔空思念对方(表现感情之深)-
父亲发现计划不能救女儿坚决要求回家(通过选择明确人物诉求)-
女儿书房幽灵原来是父亲(强调感情之深)-
父亲终于拯救女儿(完成情感诉求)-
父亲见到垂死女儿(让积攒的情感爆发)。完整地展现了这条情感主线。如果给父亲的跳进黑洞加一个“为了女儿”的合理借口,舍弃父亲去寻找女二的尾巴,可以让该主线更加有说服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