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药商在电影里其实并没有被妖魔化,反而是一群自以为是的媒体人跳出来给制药厂洗地,生怕大家没看到他们嘴里叼的骨头。

重点不外乎是,专利制度保证了企业的研发,而高额的定价是为了下一步的研究。如果药厂不能获利,那么就根本不会有药物,就更谈不到电影里买仿制药的法理争论。

第一,高价一定是为了收回投入么?如果你稍微了解一点垄断定价原理的话,就会知道,垄断价格是高于社会最优价格的,垄断厂商是有超额利润的,这是真的“高价”。如果考虑到药品的需求弹性相对较小,而边际成本非常小,那么垄断造成的定价扭曲会非常严重。滥用垄断的市场定价权,在医药市场上时有发生,可以参见
Martin Shkreli 的买断生产技术,提价56倍的高价药事件。

第二,药厂定价会是社会最优么?恐怕也不是。药厂的目标仍然是利润最大化。但病人的生命恐怕很难完全的货币化,病人的人力资本、社会关系、家庭关系等等,都不在药厂的考虑中,因而存在外部性的问题。另外,病人与药厂是重复博弈,是向火车站前的黑店一次掏空,还是细水长流在各个环节都有收入,恐怕也是一个有趣的定价策略问题。

第三,如果没有超额利润,药厂就不进行研发了么?企业也是一个有生存欲望的有机体,制药产业的资本、技术和政企关系的门槛较高,专利制度与销售网络存在自然垄断的特性,因此行业的进入与竞争不会是很充分。即便受到政策约束,超额利润受到了挤压,恐怕为了在行业内活下去,企业还是要不断的研发,不进则退,不创新则死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ofl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