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木人说金改二:保险是怎样成为“灰犀牛”的

  木人说金改三:美国英国日本金融监管体系镜鉴

  木人说金改四:重审批轻监管
金融乱象根源?

  编者按:

  清明节,祭奠先人,向死而生的日子,结合2018年金融业大变革这个恢弘的大背景,似乎更值得说道一番。联想近期一连串的大事件,某某人被公开审理,某某公司被保险保障基金608亿接管,而就在今天,原万科独董又公开爆出猛料,“宝万大战”最终结局又添悬念……昔日的风流人物已被雨打风吹去,但他们的故事以及衍生故事仍在继续。

美狮美高梅,  对于“金改”这个大话题,慧保天下一直密切关注,假期三天,更将陆续发布四篇文章,这是一位行业资深人士描述的他眼中的金改,关于缘起,关于未来,虽是一家之言,但作为亲历者,无疑也是一种观察视角。

  来源:慧保天下  文/木人

  我们要研究金改方案对中国金融业未来之影响和意义,木人以为首先需要搞清楚的是为什么要金改,欲知道为什么要金改就得知道过去这些年中国金融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高层如此担心会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为了更形象的说明这个问题,木人先和大家讲几个小故事,几个关于WXYZ的故事。木人曾经在工作中有幸经历过一些事情和人物,为了叙述方便,就把其中的几个关键人物姑且称作W、X、Y、Z先生吧(声明:所谓的WXYZ纯属从字母表中随意挑选了最后四个,切忌对号入座)。下面我们就按字母顺序讲故事吧。

  W先生的故事

  传说中W先生控制了一个超万亿之金融王国。W先生本是小镇青年,但历经几次鲤鱼跳龙门之后,终于加盟了天潢贵胄之列。

  木人有一位老朋友曾经在W先生筹建他的第一家金融机构时担任过高管。他给木人讲过这么一个故事:

  在某次讨论IT系统建设之会议上,W先生忽然说道:“我太太就是学计算机的,让她也参加吧。”片刻之后,随着一阵“噔噔噔”的声音,一位妙龄女子抱着一只高贵的小狗走了进来,这就是W先生的IT专家太太。

  另有几位在W先生公司工作过的朋友也和木人说过这样的情节:时常半夜接到老板秘书电话通知立即去公司开会。会议开到凌晨,老板回家休息,其他人则继续新的一天之日常工作。

  W先生的公司经常有奇迹发生。木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一家分公司曾经一年之中换了11任总经理,平均任期也就一个月零几天,估计应该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为什么换总经理如此频繁?恰好有几位与木人认识,据他们介绍是这样的:上任之前无数信任鼓励的话,然而刚上任几天,就电话询问业绩如何了,再过几天就开始不满意了,结果还没有到月底刚上任的总经理就考核不及格被淘汰了。

  对W先生来说,他需要的是神仙而不是人才。

  一位在W先生公司工作过的台湾朋友告诉木人,说有一次老板要求员工都必须买公司的某款产品,并且把那些没有买公司产品的员工下班后留下来集中开会,谁买了公司产品就可以走,不买的不让下班。木人朋友因为是台湾籍员工之缘故,估计W先生也不便过于强求,所以虽然没有买也得以下班,而他的那些大陆同胞估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X先生的故事

  木人曾经与X先生有过几次接触。那还是在X先生可以在国内自由行走的时候。有一次,木人应邀与其在京城某酒店早餐。为避免堵车迟到,木人早早的就来到了酒店。正当木人在大堂一角静候之时,忽然瞥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用头套遮住大半个头部之男子,急匆匆地走进了餐厅。虽然并没有看见脸部,但木人知道X先生到了。传说中那个时候X先生的照片在网上都搜不到,社会上很少有人知道其真容。

  X先生谈话时大多数时候都是绕着桌子一边行走一边说话,初次见面者往往会不知所措的跟着站起来,但随即X先生就会用非常和蔼的声音说道:“我身体不好,这是在锻炼,你请坐。”

  与X先生谈话时,你可以深深地感受到这是一个精通主席兵法之高手。木人记得那天X在谈起某个项目时,用很温柔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们一定要悄悄的关上锦州的大门。”若你是一个对党史缺乏了解之人,估计都不知道X先生在说什么。这里X先生引用的典故是解放战争时期,主席就辽沈战役战略战术问题多次致电前线指挥员林彪要求其迅速占领锦州以利关起门来打狗(即全歼东北蒋军)之故事。据说X先生还专门组织公司高管学习主席兵法以求在商战中所向披靡。

  虽然X先生身体不好,但其人十分聪明且勤奋。据介绍,通常X先生每天的工作都从酒店的早餐开始,就在同一个房间不换地方的从早到晚与旗下公司高管、合作者等等各路人马进行着各种不同的谈话,同时桌子上还摆放着不同颜色的几部手机并不时接听。那时,木人还猜想过那部红色的手机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热线。

  X先生就用这样的方式控制着旗下数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机构以及上万亿的资产。颇令木人感觉到一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气势。

  Y先生的故事

  Y先生是资本市场后起之秀,崛起时间不长,但引发的动静与成长之速度却非同小可。

  木人曾经有幸当面聆听过几次教诲。一次是Y先生告诉现场的人“我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把保险完全搞懂了”。听完这话,木人十分羞愧地低下了头,为自己工作这么多年也没有完全搞懂而深感愧对父母,愧对国家,愧对人民。

  但给木人印象最深刻的还不是这句话。一次,Y先生对手下说:“我要的就是超越规律的高速发展。”又有一次,Y先生对身边人说:“即使把全香港的钱给我管,我都可以管得很好。”顿时,那种气吞山河的豪情立刻折服了木人。

  另外还有人曾经亲闻Y先生高见:“保险怎么会有监管?”果不其然,仅仅几年工夫,Y先生就名震资本市场。如果不是本轮金改,木人以为不出五年,Y先生的脚抖一抖,北京城都会地震。

  Z先生的故事

  Z先生虽然最后出场,但也许他才是创造新世界之人。正是在Z先生手中,万能险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保险产品竟然蜕变为一个几乎纯粹的理财产品。

  虽然传说中的Z先生没有很高的学历,包工头出身。但英雄不问出处。Z先生凭借其多年积累的财力与社会资源,不经意间就创造了一个庞大的金融集团。其成就连X先生这样眼高过顶之一代枭雄也深感佩服。X先生曾经在Z先生的一次生日宴上恭维道:“我要跟Z先生学习如何做保险。”

  Z先生就是这样一个资本市场之大佬。传说中他的工作方式是“夜总会”,意思就是夜里总开会。Z先生都是晚上工作白天休息,和你我这种普通人是有时差的,也许这才是成功者的秘密。

  不过,与许多同样热衷“夜总会”的老板不同的是,Z先生开完会之后,还会留下几位高管打牌。当然如果谁输多了,Z先生也会时不时地再给你几锭银子让你不至于生计困难或者因缺乏银子不能继续打牌。当天色渐明之时,Z先生要休息了,但高管们却还要去公司工作。所以,在Z先生身边工作不但需要超强的能力还需要有超人的体力,一般人难以承受。据说一位来自体制内之高管加盟条件就是不参加“夜总会”。

  中国的金融市场就样被深深影响。WXYZ们成功的奇迹激励了无数老板,以至于各种资本不问青红皂白纷纷涌入金融市场,排队申请保险公司、银行以及其他各种金融牌照的几达成百上千家。一时间,如果你手中没有一张金融牌照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老板。

  而所有的金融牌照之中,寿险公司牌照又特别珍贵。因为,正是在WXYZ们的辛勤耕耘下,寿险公司已然变成了大佬们手中最佳的融资平台、提款机。他们凭借通过寿险公司获取的天量资金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他们不但在股市上割民众的韭菜,他们甚至胆敢割国家的韭菜。2015年股市崩盘前,X先生就成功的逃离了。之后,国家开始救市的时候又高调宣布拿出多少多少银子响应国家之号召。其实,这一点点银子只是割韭菜收获的一点点。

  他们不但割韭菜,还企图控制更多的上市公司,长此以往,还有什么是不能想象的?

  那么,WXYZ们是如何把寿险公司变成融资平台和提款机的呢?客观地说,在WXYZ们出现之前,寿险公司在中国的经营其实是很艰难的。民众保险意识不足,没有法律支持寿险业务之发展(比如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影响寿险业务之税种,以及有利保险业务之递延纳税型寿险产品等),又缺乏销售渠道等诸多因素导致寿险公司在中国经营并不那么容易。

  对于WXYZ们来讲,速度才是他们追求的第一要务。如何快速做大规模并取得盈利?

  其实,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做大规模。因为做大规模就一个法宝,那就是木人所说的八字秘诀“价格最低、佣金最高”,你想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于是,万能险这个具有“缴费灵活、保障灵活”之产品被发掘出来了。

  实事求是说,万能险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淮北为枳淮南为橘”,在一些人那里,万能险就成了一个似乎邪恶的产品。WXYZ们发现并利用了万能险的某些特性并加以放大,于是,一个原本挺好的保险产品就被改造成了一个吸金黑洞或者印钞机。同时,WXYZ们还将银行保险(银行柜台销售保险)这样一个渠道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通过支付高额的佣金刺激银行及银行工作人员,并通过高回报诱惑或误导客户购买。如此一来,几十亿几百亿万能险保费就轻轻松松收入囊中了。

  钱多了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何况万能险保费最终是要连本带利还给客户的,保险公司赚的只是管理费与手续费。也许会有人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利差,但毕竟这个不符合万能险之定义,属于违法边缘。

  WXYZ们很快就感受到了这种压力,怎么办?WXYZ
们在进入寿险之前得到的都是寿险保费是一种成本很低的资金之类的信息,但经过上述极其激进的业务拓展之后,WXYZ们发现万能险保费成本其实极高,甚至不少时候达到10%以上。

  什么投资回报能支持如此高的成本?贩毒走私肯定不可以,WXYZ们的守法意识还是很强的。当然,这一点困难绝对难不住WXYZ们这些人类精英。他们很快就发掘出了在股市上割韭菜及控制上市公司的高端技术,并不断在资本市场上掀起惊涛骇浪。如此一来,银行、保险、证券这三个原本分业经营的金融行业就这样紧密的交织在一起了。当然,他们的猎物并不仅仅限于股市。他们挥舞着手中大把的银子,疯狂的进行着各种并购或投资,地产、航空、科技、文化、体育等等,大有席卷天下财富之势。

  木人以为即使这样,也不一定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真正的系统性风险,因为中国现有的监管法规其实是有足够能力防止这些风险的。但所有的法规都要有人来执行,分业监管格局下,WXYZ们如鱼得水般地游走在银行、证券、保险等不同金融领域之间,每一个监管机构都深感无能为力。

  就保险公司来说,偿付能力监管原本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监管措施,那些“激进”的保险公司,迅速膨胀的保费需要不断的增资以满足监管对其偿付能力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经常看见的,一个开业仅仅几年的公司之资本金很快就从注册之初的几亿十几亿变成了几十亿几百亿的原因所在。

  根据中国现行法规,这些资金都必须是自有资金。所谓自有资金,按现行法规的定义其限制为一家企业之净资产减去长期投资。按照这个定义,木人认为即使是中国首富也很难达到这个要求。

  当然,这些问题依然难不住聪明绝顶的WXYZ们。他们通过化身多个壳公司,股权质押贷款,各种金融工具募资等方式进行增资,增资之后再质押套现。如此一来,增资的资金基本上可以做到无穷无尽,要多少就有多少。但如此作为需要银行、保险、证券等行业相互作用,其最终结果就是一个个体量巨大、杠杆极高、债务吓人、股权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集团诞生了。现实之中就有利润不足以支付其债务利息之大集团,大股东捐献以满足偿付能力要求(因其他股东不同意增资)等奇葩故事出现。

  为保持资金链条不被断裂,并偿还巨额的债务,WXYZ们就必须到资本市场去兴风作浪,一轮又一轮地反复割韭菜,否则他们随时都可能崩盘。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就此放任WXYZ们的任性行为,结局要么是大量经济实体最终被WXYZ们控制,要么是爆发系统性风险,甚至,WXYZ们还可以通过控制经济影响政策走向……如此危机,连木人这样的小人物都看出来了,想必大人物们早已洞若观火。于是,整顿金融秩序、重塑金融监管体系就这样势在必行了。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杜琰 SF00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