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13日讯 (记者 康博 张桔)
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案,由于深圳市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量刑明显不当”从而进入到二审排期阶段。据专业人士预计,马乐案很有可能会在二审中加重判决力度,然而身为当事机构的博时基金[微博]公司却只是遭到了“整改”的处罚,如此轻描淡写实在让基民难以接受。

  对此,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了博时基金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时止对方仍没有答复。

  一审判决过轻检方抗诉 马乐案或“二进宫”

  “老鼠仓”马乐案已经闹的纷纷扬扬,然而就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马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1884万元的几日后,深圳市检察院对马乐案一审判决提出抗诉。深圳市检察院在官方微博上发布“案件追踪”,称“我院经审查认为该判决量刑明显不当”。

  据悉,目前该案的二审已由省高法受理,该案需待省检察院阅卷后,由省高法排期确定开庭时间。根据相关程序,从二审案件受理到开庭之间,还需经过省检察院的阅卷程序,并对市检察院的抗诉做出支持与否的决定。截至5月30日,省检察院的阅卷程序尚未启动,“目前,省检察院尚未开始阅卷,还未对市检察院的抗诉做出批复。”深圳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马乐案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老鼠仓。马乐通过操纵的三个账户双边交易数量为10.5亿元,非法获利1883万元,是从事“老鼠仓”交易时间最长、涉及股票数量最多、交易金额最大和盈利金额最多的一宗案件,因而成为2013年证券业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

  一审判决出来后,社会各界对于量刑是否过轻产生很大争议。有律师行业人士表示,当年李旭利案最后判决是有期徒刑4年,马乐案无论是成交金额还是非法所得看都刷新了基金业的“纪录”,对于马乐案的量刑不足以威慑同行,容易让资产管理行业从业人员认为法律对老鼠仓持纵容态度。

  当事机构博时基金被罚“整改” 基民表示难接受

  虽然对于基金经理马乐的判刑现在还不确定,但对当事机构博时基金公司的处罚却已板上钉钉。根据当时中国证监会[微博]的决定,鉴于博时基金相关制度不能有效执行,给持有人造成较大损失,对行业产生负面影响,对博时基金采取责令整改6个月的监管措施,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博时基金的新产品和新业务审批。

  对于此措施,业内人士表示,仅仅整改,不足以让博时基金有切肤之痛,也难消除人们的怨气。有基金公司高管表示,其实此次处罚力度并不算大,之前业内曾预期要暂停博时基金公司新业务一年左右,半年的话对于大公司来说不算什么,因为他们客户基数比较大,不少大型公司甚至对新发产品没有特意的要求。

  有网民在股吧中称,现在不管大公司还是小公司,都有老鼠仓存在,太不靠谱了,以后还是自己操盘放心。而众多博时基金的基民更是气愤的表示,现在都不清楚自己的账户是不是受到了马乐老鼠仓的“伤害”,并纷纷要求博时基金应该有所补偿措施。

  专家认为,博时基金至少要做到三点,一要主动加强监管,谨防违规事件;二要承担起所有后果,包括赔偿基民;三要公开向业内及社会致歉,以恢复基金业的社会形象。

  资料显示,马乐出生于1982年,2006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进入博时基金工作,历任研究员、研究部公用事业与金融地产研究组主管兼研究员、特定资产投资经理。2010年7月起担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

  回顾那些被打的“老鼠”们

  根据整理,“老鼠仓”被写入刑法以来,先后因此获刑的共计四人。

  2009年,原长城基金的基金经理韩刚非法获利30多万元,最终被判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罚金31万元。

  2011年,原光大保德信基金经理许春茂老鼠仓涉案金额9500万元,非法获利209万元,上海当地法院认为许春茂主动到证监会上海稽查局接受调查,并如实向公安机关交代犯罪事实,确有认罪悔罪表现,因此作出判处缓刑的判决。最终判决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2013年3月,原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经理郑拓一审判决结果出炉,其交易金额为4638万余元,获利1242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李旭利案是唯一提起上诉的。李旭利老鼠仓成交金额为5226万元,获利总额约1071.6万元,一审被判有期徒刑4年。后李旭利上诉,2013年10月二审结果宣布,仍被判有期徒刑4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