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孤峰绝顶,云烟竞秀,悬崖峭壁,瀑布争流,洞里桃花,仙家芝草,遥闻凤管,翠微霜晓。“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此言信夫。
  从黄山曙光亭下望,有一块石头如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杨笑不相信石头是冰冷的,没错,石头是没有生命的,但是,它却比双飞的鸟更永恒,比连理的树更持重。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萍水相逢的人会艳羡那坚如磐石的情感,而失之交臂的人更是会因此而感伤。除非地裂山崩,否则,这石头是永远不会分开了吧,不过,即使真的碎骨粉身,它们也会碎成一堆,它们依然还是无法分开。
  可是,自己呢?杨笑想起了齐玄冰,为了她,他决心改变自己。
  然而,有的时候,不是你想变,就能变的,金盆洗手,这句话说起来十分简单,但是,做起来却困难重重。杨笑想要一走了之,但是,却偏偏有人不肯放过他,追杀他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一直追到了光明顶,黄山的第二高峰。
  传说,这里曾经有一位叫智空的和尚,苦心修行了十五年,终于有一天,亲见日华现于天门,山顶大放光明,山峰因此得名。自古有云“不到光明顶,不见黄山景。”
  杨笑浑身浴血,登上了光明顶,他的身后就是万丈悬崖,面前则是成群的高手。
  “大魔头,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还是束手就擒吧。”一个拿着刀的汉子说道。
  杨笑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哈哈大笑道:“你们不就是想要让我死吗?可以,我可以成全你们,不过,请你们等一下。”
  “等一下?”一个男子冷声说道:“杨笑,难道你还在等救兵吗?”
  杨笑微笑着摇头道:“夏虫不可语于冰。”
  “少跟他废话,我们冲过去吧。”
  就在这时候,雪后的光明顶突然幻化出了斑驳陆离的神秘色彩,天空的边缘也弥漫着神秘的光芒,杨笑的眼中充满了期待,他知道,这些光都是从大地内部所释放出来的能量。
  高阁逼云霄,举头红日近,远山收入画,回首白云低。
  杨笑笑了,他终于在光明顶看见了佛光。
  佛光是一个巨大的七彩光环,由外到里,按红、橙、黄、绿、青、蓝、紫的次序排列,在光环中有人的影子。杨笑举手、挥手,光环中的人影也会举手、挥手,这“云成五彩奇光,人影在光中藏”的景象,神奇而瑰丽。这时候,阳光十分强烈,山顶的雾气不仅浓而且弥漫较宽,于是,杨笑又在小佛光外面看见了一个呈现同心圆的大佛光。
  杨笑的心中默默地说着:“玄冰,你看见了吗,那就是你想要看的佛光啊。当日,你为了救我,让胡神医将你的眼膜摘下,换给了我,使得失明的我,能够再次看见光明。后来,你又因为救我而被人杀死。那个时候我就对你发誓,我听你的话,从此做一个好人,而且,我一定会带你看佛光的。”
  他说到这里,又叹息了一口气:“只可惜,做一个好人,今生我恐怕无法做到了,但是,带你看佛光,我却做到了。玄冰,我用你的眼睛,看到了佛光,这就如同是你亲眼看见了一样啊。”
  其实佛光只是自然界的一种光学现象,当太阳、人体和云雾三者处在一条倾斜的直线上时,就会出现佛光,那是太阳光与云雾中的小水滴经过衍射作用形成的。它的大小与阳光的强烈程度和云雾的浓薄有关,它的出现时间长短也取决于阳光是否被云雾遮盖和云雾的稳定性。至于佛光中的人影,则是太阳光照射人体后在云层上形成的投影。
  这些道理杨笑并不明白,可是他却突然发现,其实佛光中的人影,就是他自己。
  在这个瞬间,他笑了,原来如此,人皆可以成佛,所以每个人在佛光中看到的,就是他自己。即使作恶多端如他,也可以立地成佛。
  光明顶在云海之上,而在光明顶之上,谁都可以是光明顶。
  杨笑微笑着看着冲过来的众多高手,淡淡地说道:“不劳各位费心了。”他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