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神不守舍地回到家,他四下寻找,旮旯缝隙好不放过。妻问他:“找什么?”
  他神色慌张地说:“不找什么,就一张纸。”说完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进了儿子的卧室,昨天他记得儿子好像是翻过他的包,也许是儿子拿走了也说不定。
  “你到底找什么?”妻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他有些不耐烦了,儿子的东西让他翻得乱七八糟。
  “什么重要的东西,要不要我帮你找。”妻,跟在他背后,让他心乱如麻。这张纸可不能让妻看见,那是一封情书,是他写给他们单位新来的同事的,这女孩长相俊美,能说回道,他对她是一见倾心,所以他利用主管的便利条件,经常以工作为由找她聊天谈心,女孩并不反感,他才大胆地写下了这封情书。
  找了半天,儿子的屋子像是被抢劫了一样,他的东西连影都不见。
  “你到底要找什么?”妻看着一屋子的烂摊子皱起了眉。
  “都说不找什么。”张涛不耐烦地踢了一脚凳子,眉头皱在了一起。他其实是在害怕,怕妻发现了他的秘密。那么他安稳温馨的家,可就变得支离破碎,再有妻如果去公司里闹,他的事业只怕是会就此搁浅。
  怎么办?怎么办?他瞪着眼睛叉着腰,心烦意乱。
  “你是不是在找这张纸?”妻不知道从那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递给了他。
  他接过脑袋嗡地一声,天呀!正是,他伸长手惴惴不安地伸手去接,谁知妻却展开了纸,看了起来。
  他的汗越聚越多,心紧张的似乎跳出嗓子眼,眼都直了。
  “这么大年纪还写这东西。”妻半是撒娇半是埋怨,脸红了。
  “这个……这个……”张涛几乎失语。
  “我很喜欢。”妻小声说着,慢慢走过去,扑进他怀里,他的心一紧,偷偷瞄了一眼信上的开头,赫然写着妻的名字。
  一场虚惊过后,他悄悄问儿子:“这封信上的字是不是你改的?”
  儿子摇摇头说:“我昨天拿它验算,后来让妈妈拿走了。”
  他一惊,扭头向厨房里的妻看去,妻在厨房里哼着歌做着饭,没事人一样,他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楸了一下,酸痛酸痛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