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我爸爸这本书其实已经出版了很多年,其实这个序应该是第一版的时候就写,但当时为了避嫌,所以没有写。在国内看来,父亲出一本书写自己的儿子,无论写的多好都是不好的。当时是上海人民出版社邀请父亲写这么一本书,我父亲一直很喜欢写作,写得也很好,可以说我现在写东西就是受了他的影响。事隔多年以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写这个序,因为避你妈的嫌。

  在几年前的一天里,我终仔细地翻看这本书,觉得可以为大家写下这个序。我相信看完此书的人自有公道的评价。

  是为序。

  韩寒

  第1节 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叫韩寒

  虽然名字只是一个人的符号,但我还是觉得我的”符号”过于普通,于是我为自己取了个很得意的笔名:韩寒。

  如果我当年真的用了”韩寒”这个名字的话,那么现在的”韩寒”也就不成其为”韩寒”了,也就不可能出现一个”韩寒现象”了。

  也不知怎么搞的,我忽然觉得我有点舍不得用掉这个我为之很得意的名字,我要把它当作一笔”财产”–不管它值不值钱–送给我的儿子或者女儿。

  当时,韩寒的母亲正怀着孩子。我们还不知道未来的韩寒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不过我们决定,不管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他(她)都叫韩寒,韩寒对他(她)都适用。

  后来一直有人问我:韩寒是不是生于寒冷的冬天?

  我说不是,韩寒与寒冷和冬天无关。

  韩寒生于1982年9月23日早晨。

  韩寒母亲挺想要个儿子。当她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哭声很响亮时,不等医生、护士告诉,她就知道是儿子了。她当时很满足,好像所有的痛苦都有了一个丰厚的回报。

  当护士”处理”好韩寒,抱给我看时,我很失望:难道这就是我的儿子?别看韩寒现在像模像样的,但当时襁褓中的韩寒皮肤绯红,双眼紧闭,额上长满黑茸茸的胎毛,整个头部上边小下边大,而且鼻梁也似乎有点塌,整个儿一个丑小鸭。

  但他再丑,”韩寒”的名字也只能给他了,一则这是事先定了的,二则父不嫌儿丑嘛,慢慢地总会看顺眼的。

  于是,”韩寒”就成了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儿子就成了”韩寒”。

  而且,就像我们当初和谁家换错了一个婴儿似的,韩寒也真的越长越”顺眼”了。

  后来,当人们知道韩寒不是生于寒冷的冬天而是生于气候适宜的秋天后,又问我:”韩寒”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叫”寒”?

  我说没什么意思,也不为什么,只是好记、好叫,省得人家再起个小名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