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祖祖辈辈走过的年代。那些年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栖。除了日光,漫漫长夜,陪伴人们的唯有篝火,外加越来越聪明的人们点燃的松油灯。而游离在人们边缘的就只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光,泛着蓝光的狼眼和闪着绿色的虎珠,还有远处浮动的满天星……
  为了防夜袭的虎狼,老人就编一些虎狼吃人的凶事来吓唬啼哭的小孩。久而久之,这些虎狼吃人的故事便家知户晓,专为吓唬孩子的猛料。
  吓唬归吓唬,可这一唬却唬出了一个规例: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吃了晚饭的老人小孩走到一起来纳凉。这时小孩仗着老人有恃无恐地要大人们给他们讲虎狼的故事。劳累了一整天的大人有的摇着扇子闭目养神,有的抽着旱烟悠然地吐着烟卷。一些不自嘴闲的老大爷就拢着一帮小孩悠悠地讲着自编的虎狼故事,听得胆小的孩子奔进了母亲的怀抱。而胆大的孩子听了一个又一个,却还嚷嚷:再讲一个,再讲一个……
  渐渐地,小伙子加进来了,小媳妇加进来了,大妈大叔也搬着板凳坐进来了。老大爷的听众由小孩变成了大人,由半个村子变成了整个村子,而老大爷的故事也由单调的虎狼发展到了地怎么长出来、天怎样升上去、谁造山河谁造人……
  漫漫长夜被这些故事稀释了,屁孩在故事中长成了老大爷,老大爷的故事一代又一代地被承传了下来。
  就这是耍古。
  在过去,谁耍的古越稀奇古怪,谁就越有资格耍古。
  我有个大伯,一辈子没人喊起他的名字,却把他叫做耍古大伯。我小时候也这样喊他。
  耍古大伯居住在龙漫的老祖屋。龙漫是我们龙那蓝家的发祥地。大概三百多年前我们的老祖就从龙漫迁居龙那,老祖屋龙漫那边仅留一个祖公居守祖业。由于人丁不旺,龙漫那边的祖爷代代单传,到了耍古大伯这一代人,才有了两三户人家。耍古大伯深得老人耍古真传,他耍起古来,泉眼无声惜细流,鸣蝉闭嘴树温柔……
  由于龙漫人烟稀少,耍古大伯觉得他的古在那里耍得不过瘾,于是,三天两头他就赶早赶晚地奔波于龙漫龙那间,把他的古准时地耍到每一家每一户。
  龙那分为龙三、板下和肯遮三个自然屯,按地势高低来分,龙三在最下面,板下在中间,而肯遮似乎就是天上人间了。龙三、板下和肯遮每个自然屯都住着四五户人家。从龙漫过来,如果顺路走的话就是龙三、板下到肯遮。耍古大伯每次来不是顺路就是逆行。顺路就是龙三、板下到肯遮;逆行就是先肯遮,再板下,最后龙三就返回龙漫。
  那个时候,三天两头一往返,不像现在一样混吃混喝,那个时候是全民士戈上马国家大兴建设的年代,食物极度匮乏,出工的大人们能喝上一碗泪水一样稀的玉米粥或啃着一两个红薯,算是再好不过的口粮了。至于我们孩子啊,那个饿真不得如何形容。我们在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中等啊盼啊,等着盼着耍古大伯的到来。耍古大伯来了,我们的饥饿就给遗忘了……
  耍古大伯每次到我家来,或是在头晚,或是在深夜。头晚赶到的,我们兄弟或是正在喝着玉米粥,或是在木盘里戏水洗澡。深夜赶到的,我们兄弟几个早就在望眼欲穿中像猪仔一样一个接一个地熟睡去。不过没问题,耍古大伯一到来就与父亲抽起旱烟斗,这一屋子的旱烟气味足够把我们熏醒。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深夜里只要闻到旱烟味,脑子就激灵:耍古大伯来了,耍古大伯来了!接着,大家就一个摇醒一个,让旱烟的气味赶走了浓浓的睡意,睁开眼睛,围坐着耍古大伯。耍古大伯吧嗒吧嗒地抽了几口旱烟,把烟锅往草鞋上磕了磕,清了清喉咙,说:今晚耍哪段呢?还是耍那个《古榕挡道》吧。
  别!那个太凄美了,我会哭的!讲别的……哥哥用手捂住眼睛,泪水又要流出他的眼角。
  说起《古榕挡道》,那故事长着。那是耍古大伯带给我们最凄美的故事:
  
  传说,古时候有个孤儿叫王大力,他以卖柴维生。一天他在深山里砍柴,忽然一位白发白胡子老人飘到他面前对他说:“你有个美丽的妻子在家等你了,她的到来你不愁没衣穿没饭吃了,回去吧。不过,请你记住,你回到家时,要先把门口的两把羽毛扇藏起来,不要再给你妻子了……”白发白胡子老人说到这便不见了。王大力急忙对天叩了三个响头,然后飞奔回家。
  王大力到得家门口,看见门口插着两把大羽毛扇。他便悄悄地拿走羽毛扇藏了起来,然后才走进屋里去。屋里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做饭。见王大力回来,那少女急忙奔到门口寻她的羽毛扇,可羽毛扇却找不到了,那少女便哭了起来。
美狮美高梅,  王大力走过去抱住了她,安慰她,并要求她和他一起过日子。那少女哭诉说因为织女偷下凡间与牛郎成亲,激怒了王母娘娘,王母娘娘寻到织女后,对织女进行了严厉的惩罚,使织女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并罚织女嫁给了天上一位最丑的小仙。她就是织女和那小仙所生的女儿,叫约妲。母亲非常留恋人间,她不愿让我过天上那种非人的生活,偷偷地窃来了天宫中的两把羽毛扇,叫我双手双肩接上羽毛扇,飞离天宫,飞到人间来生活。并叫我每隔七年的七月初六飞回天宫一次,把人间的喜怒哀乐带告诉她,她好在第二天与牛郎相会时检测他的忠贞。我来到这里后,山神奉母亲之命要我在这里等你。我可以跟你过日子,但我的羽毛扇找不到了,七年后的七夕叫我怎么回天向母亲汇报人间的事呢?
  王大力最担心约妲飞回天后不回来了,幸亏那白发白胡子老人叫他藏起了羽毛扇,所以现在就不必担心了。他安慰约妲说:“放心吧,不管是谁拿走了羽毛扇,羽毛扇毕竟还在人间。你先生活下来,往后我一定把羽毛扇找回来。”
  约妲看到王大力憨实忠厚,便和他住了下来。她把母亲织女偷送给她的金子给王大力拿去换了钱买了田地,种上了庄稼,夫妻俩过着恩恩爱爱的日子。一年以后,他们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孩子很可爱。他们的生活更充实更快乐了。他们给大孩子取名叫王迅,小儿子取名叫王维。
  两个孩子长到六岁那年,一天,王大力看到一棵小草会走路。不久,他就死于一场大病。临死时他偷偷地告诉两个小孩说,他藏的羽毛扇在大斗柜里,一再叮咛他们不要把羽毛扇给了他们的母亲,并要他们管好钥匙……
  孩子的嘴巴是无法封得住的,很快他们便把父亲的话泄露出去,并把钥匙交给了母亲。
  王大力死后的第二年,约妲打开了大斗柜,取出了羽毛扇,带上两个孩子飞上了天宫。
  在天宫里,约妲向母亲织女汇报了人间的真情,又向母亲哭诉了丈夫王大力病死的经过。织女抱着王迅王维和女儿哭作一团……
  王母娘娘听到了凡间气味,跑到织女那里看个究竟,果然发现跑了多时的外孙女约妲回来了,还带来了两人凡间的小孩,立时气歪了鼻子。她想狠狠地惩罚织女与约妲。但又想:这些孩子的反抗力太强了,弄不好,所有的宫女都效仿她们下凡去了,怎么办?还不如先用计除了那两个凡间的孩子后再对她们作惩罚也不迟!于是,王母娘娘虚情假意地宴待了两个凡间来的孩子。
  一天早上起来,王母娘娘便对王迅和王维说:“你们在人间得种田地。你们父亲又早死,没哪个教你们种田种地了,姥姥就带你们去学习开山造田造地。要造田造地,先得放火烧山,烧去野草了才能把地开垦出来。今天就先教你们如何放火烧山。你们准备一下吧。”
  织女和约妲明白放火烧山意味着什么,便悄悄地塞给王迅和王维每人一个手指大小的瓶子,瓶里装有几滴水,还放有一条小小的鲤鱼,并悄悄告诉他们:不管王母娘娘怎么害你们,这个东西都会及时帮助你们于危难之中。
  王母娘娘把王迅王维两兄弟带到野草丛生的森林里,对他们说:“我说过,要造田造地就先得放火烧山,烧去野草了才能把地开垦出来。要学到放火烧山的技术,你们必须站到半山腰去,认认真真地看我如何放火烧山,把这本事学好了才能开山造田地。你们现在就站到半山腰去,给我好好看好好学啊!”
  王迅和王维到了半山腰,王母娘娘便放起大火来。半山腰草深林茂,大火一个劲地卷烧上山来,火焰火舌冲起几丈高。王迅和王维遵照织女和约妲指示,拿出带来的小瓶瓶。也真奇怪!大火向他们席卷过来的时候,那鲤鱼向他们喷出了美丽的水花。他们不但不给大火烧着,反而还如沐了一场大海澡一样痛快。
  王母娘娘烧了一场又一场大火,烧得自己都快被烤死了,日头落山时才停止了烧山。等大火过后,王母娘娘得意洋洋地大声喊:“两人凡间仔啊,给火烧烤成灰了没有呀?”
  王迅王维一齐回答:“没有啊。姥姥放的这点火还不比阳光暖和呢,我们倒是有点冷啦!”
  呀!凡人倒有隔火的法?!王母娘娘感到莫大的惊讶。王母娘娘觉得奇怪,自己的神火怎么烧不死两个凡人呢?她忍住气,皮笑肉不笑地带着他们回家来。
  第二天,王母娘娘说昨天教你们放火烧山的技术了,今天教你们开山造田吧。
  织女和约妲便悄悄地塞给王迅王维兄弟俩每人几根火柴棒,吩咐他们这东西也能救急救难的,要他们带上,别叫王母娘娘知道了。
  来到昨天王母娘娘使火烧过的山头,王母娘娘说:“你们站到山脚下去,好好瞪大眼往山上看去,看看我在山顶如何开挖石头。可得认真看认真学这真本领啊!”王母娘娘一边说一边想,等我把整座山给劈了下来,看你们不变成了肉酱!
  当王母娘娘劈开的山石轰隆隆地飞滚下来的时候,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坑洞,他们被一种力量推进了洞里,手上的火柴棒头横过了头上的洞口,变成了铜墙铁壁。王母娘娘电闪雷劈出来的大山石铺天盖地飞奔下来,叫王迅王维两兄弟在洞里听着,极像是敲锣打鼓,着实好听。
  王母娘娘一直忙到太阳西落,直弄得精疲力竭了,才把半个山头给轰了下来。她擦了一把汗,心满意足地喊:“两个凡间仔成了肉酱没有?”
  “何来的肉酱呀?姥姥开挖的石头从我们头顶上滚过,多像动听的锣鼓声呀!”王迅和王维从乱石堆里爬了出来。
  “凡人怎么倒有如此的能耐?”王母娘娘没办法,只好先带他们回家去。
  第三天,王母娘娘又叫上王迅和王维,对他们说你们也难得来天上一回,今天姥姥带你们去虎狼国捉迷藏,那里有天上最温顺的小猫和最可爱的小狗,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动物都是人间所没有的。来到天上不容易啊,就图个玩得痛快嘛。
  这虎狼国专门流放天上的凶禽猛兽,有专吸人血的昆虫,有专啄人眼的大雕,有专挖人心的蛇蝎,有专吃人肉的怪兽,有专啃人骨的虎狼……
  王母娘娘此番用意在于让虎狼国的野兽帮忙收拾两个凡间孩子。织女和约妲看穿了王母娘娘的歹意,走过去抱着孩子,伤心地流着眼泪。
  王迅和王维的脸蛋上都挂着织女和约妲的泪水,织女和约妲在王迅和王维的耳朵边悄悄地说:“别擦掉我们的泪水,让泪水陪伴你们去。”
  王迅和王维明白织女和约妲的用意,没有抹去脸上挂着的织女和约妲滴落的泪珠,跟着王母娘娘去了虎狼国。
  一路上芳香和暖流陪伴着王迅和王维,他们和王母娘娘来到了虎狼国。
  王母娘娘对他们说:“你们在这里开始往那纵深地带一直走,走一个时辰后就躲起来。我啊,一个时辰后就去找你们,看你们能躲得过我呢还是让我找着了?找着了你们输,找不着的你们赢。赢了的,明天我呢就放你们的母亲和你们一起回人间。这个捉迷藏你们能陪姥姥玩玩吗?”
  “为了母亲,我们能!”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好!那你们就开始往纵深地带躲我去吧!”王母娘娘一声令下。
  王迅和王维辞过王母娘娘,径直往虎狼国的纵深地带走去。
  看着两个凡间孩子远去的背影,王母娘娘偷着乐:“两个可恶的凡人啊,做虎狼国野兽们的美餐去吧!”
  王迅和王维向虎狼国的纵深地带走去,一路上微风轻拂,织女外婆和约妲母亲在他们身上洒落的泪水一路上香飘千里,仿佛给百兽们发出聚会的信号,许许多多的野兽们跟着王迅王维兄弟一直往虎狼国的纵深地带奔跑。
  王迅王维走了一个时辰,来到了一片辽阔的大草原。这里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气喘吁吁刚刚跑来的百兽们,许许多多的百兽还在不停地赶来,好像这里就要开一个百兽的千年盛会一样。
  百兽们看到王迅王维到来,纷纷让出一条道,好像把王迅王维兄弟俩当作百兽之王一样,欢迎他们走进百兽的圈子中,把百兽统领起来。
  王迅和王维这时看到,所有的百兽都听命于他们,所有的百兽都百依百顺,虎狼狮豹都成了温顺可爱的小猫小狗。
  王迅王维先是统领它们唱兽歌、跳兽舞。霎时间虎狼国响起了动听的兽曲交响乐,整个虎狼国给兽的舞步舞得摇动了起来。
  王母娘娘远远地听到虎狼国的闹腾,以为王迅王维两个凡人的区区肉体无以解决百兽的饥饿,百兽们正在为争一口吃而折腾呢。于是,紧赶慢赶地追进了虎狼国的纵深地带。
  当王母娘娘来到百兽中间,看见王迅王维对百兽指挥若定,百兽们载歌载舞,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恰在此时,王迅王维玩腻了这出歌舞,就一声令下,叫百兽们摆开阵势动起干戈来。于是乎,老虎口对口撕咬着,野马蹄对蹄踢打着,犀牛角对角勾顶着……一时间兽血洒红了蒿草,兽肠挂满了荒原,犄角断落了一地,百兽大的被踢小了,小的被踢没了,方的被踩圆了,圆的被踩扁了,用牙齿咬的咬得没了牙齿,没牙齿的被咬得长出了牙齿,有脚的没脚了,没脚的长脚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