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又来打秋风了。刚好碰到贾母兴致正高,于是留下来住两日。这不,老人家遇到老人家,把个贾母高兴得,还巴巴的领着刘姥姥到大观园里逛逛呢。这一逛,首先就逛到了潇湘馆。请不要以为曹雪芹是随意安排。大家不妨想想,去哪里玩,或者带人参观,是不是首先去最想去最主要最值的关注的地方?如果是的话,这说明啥?说明在贾母的心中,潇湘馆,是她老人家最牵挂也最关注的地方。就这样,才一脚踏进了潇湘馆的大门。

图片 1

这一进来不打紧,故事接着就来了。我一再说过,《红楼梦》的对立和紧张,是隐藏在风花雪月和莺歌燕舞之中的。这不,在谈笑风生之间,贾母和王夫人对于林黛玉的“分歧”再一次显现了。

一进门,林黛玉忙着招呼大家。请看第四十回:紫鹃早打起湘帘,贾母等进来坐下。黛玉亲自用小茶盘儿捧了一盖碗茶来奉与贾母。王夫人道:“我们不吃茶,姑娘不用倒了。”黛玉听说,便命丫头把自己窗下常坐的一张椅子挪到下手,请王夫人坐了。

图片 2

黛玉对外祖母的尊重与亲昵,那是显而易见的,“亲自用小茶盘儿捧了一盖碗茶来奉与贾母”,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一下,那种亲密的场景与气氛。可是,接下来,不和谐的音符立马就出现了,而且来自王夫人,王夫人发话了:“我们不吃茶,姑娘不用倒了。”这句话的不和谐在于:

1.王夫人不喝就不喝,为什么要说“我们”呢?难道其他人真的都不喝?

2.王夫人虽然说我们不喝,但其实是为了自己不喝。

这是为什么呢?中国的礼俗传统,即使到近现代,或者殖民化程度很高香港的,也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新婚的儿媳妇是要给公公婆婆敬茶的。也许,这样的场景,使得王夫人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那上头,由于她对于林黛玉成为自己儿媳妇的坚决反对和天然恐惧,于是,她没有给林黛玉面子,没有给林黛玉机会,拒绝了喝茶。不然的话,这样随意的场合,她喝一杯又何妨呢?这是很不给林黛玉面子的。因为茶已经沏好了,贾母一个人喝也是喝,两个人喝也是喝,没什么关系的。

图片 3

当然,如果要理解为王夫人当着贾母的面作秀,假装心疼林黛玉,不劳烦黛玉也可以。但是以贾母的老辣,如何看不出王夫人对林黛玉的冷淡来?

这就是王夫人的“不喝茶”。接下来,该说说贾母的“换窗纱”了。贾母看见林黛玉房间的窗纱旧了,而且绿色的窗纱,与潇湘馆整个幽静的环境相配,过于冷清了,于是:贾母因见窗上纱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儿就不翠了。这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绿纱糊上,反倒不配。我记得咱们先有四五样颜色糊窗的纱呢。

图片 4

明儿给他把这窗上的换了。”凤姐儿忙道:“昨儿我开库房,看见大板箱里还有好几匹银红蝉翼纱,也有各样折枝花样的,也有‘流云蝙蝠’花样的,也有‘百蝶穿花’花样的,颜色又鲜,纱又轻软,我竟没见这个样的,拿了两匹出来,做两床棉纱被,想来一定是好的。”贾母听了笑道:“呸,人人都说你没有没经过没见过的,连这个纱还不能认得,明儿还说嘴。”薛姨妈等都笑说:“凭他怎么经过见过,怎么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导了他,连我们也听听。”凤姐儿也笑说:“好祖宗,教给我罢。”贾母笑向薛姨妈众人道:“那个纱,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怪不得他认作蝉翼纱,原也有些像。

图片 5

不知道的都认作蝉翼纱。正经名字叫‘软烟罗’。”凤姐儿道:“这个名儿也好听,只是我这么大了,纱罗也见过几百样,从没听见过这个名色。”贾母笑道:“你能活了多大?见过几样东西?就说嘴来了。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青,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要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和烟雾一样,所以叫做‘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做‘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薛姨妈笑道:“别说凤丫头没见,连我也没听见过。”凤姐儿一面说话,早命人取了一匹来了,贾母说:“可不是这个!先时原不过是糊窗屉,后来我们拿这个做被做帐子试试,也竟好。明日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户。”

图片 6

这段话有点长,为了弄清楚其中的情节,大家还是耐着性子细读才好。贾母嘱咐给林黛玉换窗纱,有几点值得注意:

1.虽然王熙凤在,但贾母不是吩咐王熙凤,而是直接吩咐的王夫人,所谓“贾母因见窗上纱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我理解,这是在为刚才的王夫人的“不喝茶”而发难,暗示你这个做舅妈的也该关心一下这个外甥女了。不然,是王熙凤管事不是王夫人管事,贾母不会不知道,贾母这样做,肯定是有意味的。

2.贾母给林黛玉换窗纱的原因,一是窗纱已经旧了,二是旧窗纱的颜色与潇湘馆不搭配,一片绿色,过于冷清了。因此,贾母就定了,给潇湘馆换的纱窗的颜色是“银红”色的,叫“霞影纱”,也就是红色的。因为这样显得喜庆。

图片 7

3.别忘了,贾宝玉别号就是“怡红公子”,而他本人的最大毛病就是“爱红”。因此,这里贾母给林黛玉的房子换上“银红”纱帐的意思很微妙,就是暗示贾母将来必把贾宝玉和林黛玉配成一对儿。就在这段话前面,贾母前脚才进潇湘馆,立马就想起了贾宝玉,问道:“怎么不见宝玉?”说明在老太太的心里,贾宝玉和林黛玉已经不分彼此了,看见这个就想到那个,看见那个就想到这个。这里面的心理逻辑和行为逻辑是很紧密的。

4.贾母有事,居然不跟王熙凤说,直接吩咐王夫人,那是相当难堪的,记住,这时候,薛姨妈也在场。于是,王熙凤才插科打诨的想把气氛缓和一下,想把话岔开,显然是帮王夫人一把。可是,岔是岔了,却没岔开,贾母挥斥方遒,关键的时候还是回来了,“明日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户”。

图片 8

5.我们还要注意一点,这一大段话,贾母首先是跟王夫人说的,可是,始终不见王夫人发一言或者答应或者插话,说话的是王熙凤、薛姨妈。这说明什么?说明王夫人是很尴尬的,是很消极的,也是很抵触的。

这,就是王夫人的“不喝茶”和贾母的“换窗纱”。为了林黛玉,这婆媳两又暗地里“交锋”了一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