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杨卓卿 北京报道

  走过2011年上半年,上海地区的两只私募基金数君投资与紫石投资分别成为今年上半年非机构化产品与结构化产品的收益冠军。尽管各地私募业绩依然形成分庭抗礼之势,近期有关阳光私募地域分布的研究报告却引发业内讨论——深圳、上海,到底哪个是私募之都?

  朝阳永续最新统计显示,上海已成为国内阳光私募集中程度最高的地区。具体而言,发行阳光私募产品的私募投资顾问公司全国共计523家。其中,上海市、广东省和北京市的投资顾问数量及其发行的阳光私募产品数量分居前三,同时上海的投资顾问数量占比最高,几乎是北京和深圳两地的总和。

  “这份报告虽然截止日期是今年4月份,但近期数量变化不大。”朝阳永续首席运营官张子冰认为,充裕的民间财富、良好的经营环境,是阳光私募管理人选址的重要参考依据。“从数据来看,近年上海及北京投资顾问的发展速度要超过深圳,而上海一直保持着优势,体量最大。”

  深圳优势减弱

  阳光私募的投资顾问(实际管理人)主要分布于经济比较发达的省市,经济相对落后的省市分布较少甚至没有。在金融行业发达的上海市、广东省、北京市等,投资顾问最为集中,注册投资顾问数分别达到194、132和102家,三地相加占据所有投资顾问的82%。

  相比于后起之秀北京,看到榜单数据的业内人士大多发出“深圳怎么这么少?”的疑问,毕竟早在2004年“私募之父”赵丹阳在深圳创办第一只私募基金之时,业内便将“私募之都”之名冠以这个城市。

  然而,如果单单从数据的角度来看,深圳地区的私募版图优势确实在减弱。

  据了解,在2008年,全国阳光私募总数为162家,而今,这一数据跃进至523家,增长幅度为222%。与此同时,数据同样显示出深圳的地位下降明显。2008年,深圳的私募投资公司数量占比为27%,而这个数据在2011年4月仅为18%。

  现如今,北京私募投资公司数量已经赶超深圳,而上海私募投资公司的数量几乎是深圳与北京之和。

  究其原因,张子冰认为:“首先,上海是金融中心的地位明确,包括它是上交所所在地,金融环境与基础很好;其二,近年长三角地区的发展趋势要比珠三角地区迅猛,这为投资顾问提供了扎堆的高端理财客户。”

  长期活动于上海与北京之间的同亿富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陈铭则谈道:“给我的感觉是上海的投资氛围是几大城市中最浓厚、最好的,正大广场每天都安排好几场路演,各种类型的私募聚会也在业内非常常见。”

  “实际上,上海给予阳光私募的财税政策只能算中等,不过现在监管层也在为加大支持力度做准备,前段时间上海市工商局及金融办来公司调研,谈到要加大对这个领域的支持,还计划在张江高科附近设立一条私募华尔街。”一位第三方高管向记者表示。

  政策扶持力度加大

  尽管相关数据已显示出深圳地区私募发展的相对“落后”,在去年年中政府扶持私募领域政策出台之后,更多私募人士开始对此寄予厚望,达晨创投创始合伙人刘昼便是其中之一。

  刘昼以“起个大早却赶个晚集”来形容深圳曾经的市场环境,“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开放的土壤环境也很为当时的创投公司所看重,但在之后由于对一些政策的落实程度不够,深圳的创投环境实际上落后一些领先城市不少,甚至让人感觉不到深圳市的一些鼓励性政策是切实的好事。”

  刘昼认为,深圳已经在重新认识私募股权的意义。2010年8月,《关于促进股权投资基金业发展的若干规定》正式发布,成为政府首次系统性提出的对深圳私募行业的政策扶持。

  其中,根据注册资本的不同规模,深圳新注册的股权投资基金可享受不同等级的奖励,最高奖励达到1500万元。投资深圳的企业或项目,还可根据其对深圳的经济贡献,按项目退出或获得收益后形成的地方财力的30%给予一次性奖励,但单笔每个项目奖励最高不超过300万元。

  融智私募基金评级创始人、深圳市金融顾问协会秘书长李春瑜认为,深圳市政府出台的这些政策,虽然在时间上晚于北京、上海,但是,其中的措施力度、领先程度却远远超过这些城市。深圳政策虽然没有天津的政策激进,但是更符合深圳私募业的发展现状。

  “我看好这个大环境,希望这项政策能落实好,让私募股权在深圳这个环境下能产生群体效应。”刘昼曾向记者表示。

  不过在政策实施一年之后,多数业内人士却以“执行力不够”来评价上述政策。

  明达资产董事长刘明达向记者表示:“就支持力度来讲,二级市场要弱于一级市场,记得这个政策是由副市长亲自表态,各项条例都说得很明确,但具体效果还是要靠执行力说话。”

  深圳市天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兼投资总监冯卫东则表示:“其实政策的支持力度还是蛮大的,但执行力度还是不够,在工商及税收方面的流程效率都要比天津低很多,这也是圈内的朋友在政策出台之后还是更倾向于在天津注册的原因。”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 相关专题:

  • 私募基金200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