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主席反复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中国将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迎接更加互利共赢的开放新局面,以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开放助推全球经济一体化。在逆全球化的不利形势下,中国立足自身发展实际和国际影响力,积极支持全球化的行动,强有力地弥补了欧美强国在全球化行动中的缺位,体现了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应有的担当与责任。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开放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中国充分利用上述世界性平台不断重申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并面向世界发出全球化邀请,倡导世界各国共同努力,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近年来,中国在各个世界性场合发表的一系列具有广泛和深远影响的中国倡议、中国方案,表达了中国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坚定决心。

习近平;开放;中国经济;关税;世界经济;倡议;亚太经合组织;经济全球化;贸易伙伴;世界发展

图片 1

21世纪两轮国际性危机之后,世界经济陷入艰难而又缓慢的复苏中,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相继转入有限国际主义,中国经济也逐渐步入新常态。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我国始终坚持对外开放基本国策不动摇,并实施了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习近平主席反复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中国将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迎接更加互利共赢的开放新局面,以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开放助推全球经济一体化。

经济自由不断扩大深化,中国的贸易大国地位持续巩固。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国经济逐渐进入新常态,经济开放也进入了新阶段。习近平主席多次提出,要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以建设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网络,从而将中国的经济开放推向更高层次。2013年8月首个采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并集机场、港口等多种交通形式的保税区与物流园区等功能于一体的上海自由贸易园区宣布成立。到2016年,国务院又相继批准设立广东、天津、福建、大连、舟山、郑州、武汉、重庆、成都、西安等10个自贸区。自由贸易试验区,成为我国创新对外开放体制机制的试验田,为中国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争取全球经济的制度性权利提供重要平台与基础。

中国推动贸易自由的举措,不仅体现在国内自贸园区建设上,还体现在其积极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行动上。截至2016年,中国已签署自贸协定14个,涉及智利、巴基斯坦、新加坡、秘鲁、瑞士、韩国、澳大利亚、东盟等22个国家或地区(中国与海合会、南部非洲关税同盟等国家或地区的自贸区正在谈判中)。中国在贸易自由方面的积极行为,其主要目的在于相互取消货物市场关税、非关税壁垒,取消服务市场的准入限制,从而使资本、技术、人员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目前,中国与贸易伙伴间的零关税产品税目及进口额占比基本在90%以上。
2013年以来,连续三年成为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

公共产品供给中国化趋势明显,大国责任承载世界发展。2008年金融危机、2012年欧债危机之后,世界经济形势总体下行。在逆全球化形势下,中国顺应世界经济发展大势,立足世情国情,积极承担大国责任,提出“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一系列全球化方案和主张。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全球化方案,莫过于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其与“长江经济带”与“京津冀经济圈”一并构建起21世纪中国面向全球、内外联动的全方位开放格局。特别是“一带一路”作为中国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一经提出,就因其“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原则和“互利共赢”的发展理念,吸引沿线100多个国家或组织加入其中;而与其紧密相连的亚投行建设,截至2015年,已有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逆全球化的不利形势下,中国立足自身发展实际和国际影响力,积极支持全球化的行动,强有力地弥补了欧美强国在全球化行动中的缺位,体现了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应有的担当与责任。

区域开放合作齐头并进,中国经济发展环境持续向上向好。亚太经合组织是中国较早加入的非约束性的政府间组织(覆盖了世界40%的人口、50%以上的经济总量)。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是中国与亚欧澳主要国家确立的最大的旨在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和建立统一市场的贸易伙伴关系,覆盖全球50%人口、1/3经济总量。近年来中国积极支持、参与的诸如金砖国家、G20、上合组织等非正式区域性合作组织,以及诸如泛北部湾、大湄公河、中亚、东盟东部增长区、大图们倡议等区域次区域合作,为中国建立了广泛的伙伴关系,不仅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营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同时也促进了世界经济共同发展。

国际代表性显著增强,中国影响逐渐施展全球。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的提升,具体体现在其在国际体系中代表性和决定权的增加上。继2010年,中国在世界银行中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4.42%,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第三大股东之后,2016年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占比也从3.996%升至6.394%,正式成为IMF第三大股东。十八大之后,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中国也走出了重要一步: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币成为“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仅次于美元和欧元的第三大货币(其中美元权重41.73%,欧元权重30.93%,人民币权重10.92%)。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形象地称之为中国经济改革及其融入全球金融体系进程中的“里程碑”。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地位的明显提升,也是中国影响施展全球的重要表现。十八大以来,中国积极参与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机制建设,参与国际经济治理的话语权和主导权明显增强。诸如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亚欧会议等国际或区域性合作平台,也逐渐成为中国方案、中国主张的推进和宣介平台。

中国声音回应世界期待,互利共赢逐渐成为国际共识。21世纪中国国际软实力的提升,还体现在世界对“中国产”的国际公共产品的认可以及世界对中国发展的信心、关注和期待上。这在近年来“一带一路”、“亚投行”倡议的受欢迎程度,以及世界对中国举办的诸如“2016年G20杭州峰会”、“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峰会”以及“2017年金砖国家峰会”等国际性会议的参与热情中可见一斑。这些国际公共产品和国际峰会,为中国创造了一系列难得的向世界各国展现领导力的舞台,是中国实力、中国影响转化为国际话语权和全球化行动力的必要载体。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开放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中国充分利用上述世界性平台不断重申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并面向世界发出全球化邀请,倡导世界各国共同努力,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近年来,中国在各个世界性场合发表的一系列具有广泛和深远影响的中国倡议、中国方案,表达了中国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坚定决心。

图片 2

十八大之后,中国的经济开放趋向开始从“韬光养晦”转向“有所作为”,中国经济在近40年的开放过程中积累的发展硬实力和表现出的国际影响力,正在逐步转化为对全球与地区秩序的塑造能力。中国在亚洲和全球范围的开放态度和行动,体现了其在力所能及范围之内承担更多责任义务以及为世界发展做更大贡献的意愿。通过上述积极开放战略的实施,中国的全球化声音正不断被世界听到、全球化行动正不断被世界看到、全球化形象也正为世界所熟知。展望未来,中国不仅要积极扮演国际或区域公共产品的提供者,也将成为塑造全球与地区的规则制定者和影响全球化趋向的积极引导者。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博士生,研究方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