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文/赵延垒 王洪喜 杜俊峰

1913年2月,韩先楚出生于湖北黄安(今红安)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27年在家乡参加农民协会,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的炮火硝烟中,韩先楚从战士做起,逐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制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战略方针,其核心就是抢占东北。在实施这一战略方针中,韩先楚进入东北,翻开了军旅生涯的新篇章。在无边无际的黑土地上,韩先楚凭着独有的洞察力和战争智慧,像旋风一样纵横奔驰,出奇制胜,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永远铭记史册的经典战例。

一、雪火突击红石镇,25:1的空前纪录

1947年3月下旬,国民党军和东北民主联军在“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中的较量进入最后阶段。为贯彻“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计划,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杜聿明调集11个师共10万大军,兵分三路,大举进攻临江。面对国民党军咄咄逼人之势,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首长决定以第3纵队和第4纵队10师为主力联合作战,不惜一切代价坚持南满。时任第4纵队副司令员韩先楚,受命统一指挥战斗。经慎重考虑,他把目光投向了敌人实力最强的89师,决定在红石镇设伏歼敌。

从4月1日开始,在东北民主联军诱导下,国民党军89师逐步前进到红石镇地区。对当时的东北民主联军而言,89师无疑是一块硬骨头。该师是蒋介石正宗嫡系,组建于1931年,国民党军中大名鼎鼎的钱大钧、汤恩伯都曾在该师担任过师长,戴安澜曾在该师担任过副师长。抗战期间,89师参加过著名的血战南口,在台儿庄大捷中也立下过赫赫功勋。抗战胜利后,89师一度在东北作战,后又移驻热河,直到1947年3月中旬才再次调入东北战场。在此之前,恐怕谁也不会想到,89师这样一支国民党军传统主力部队,会在红石镇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走上不归路。

4月初的中国,大部分地区都已春暖花开,但在关外的长白山麓,依旧是积雪没膝,朔风怒吼,气温达到零下20度。东北民主联军的官兵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借助积雪的掩护,在红石镇隐蔽待机,静待敌人到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民党军89师战前刚刚从热河移防东北,对东北的寒冷气候表现得极不适应。进入红石镇地区后,89师不但没有构筑任何防御工事,而且没有进行最起码的战术展开。不久之后,他们将为自己的疏忽大意付出血的代价。

4月3日6时,东北民主联军的进攻开始了。韩先楚用宝贵的炮兵部队打头阵,发动猛烈攻击,数十门重炮和数百门60迫击炮在一瞬间同时开火,进行了约10分钟的摧毁射击,在第一时间就决定了战斗的胜负。后来被俘虏的89师副师长张孝堂承认:“你们真行,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几分钟的功夫,就把我们的部队打得稀巴烂。”趁着国民党军惊魂未定的机会,韩先楚迅速指挥步兵发起迅猛强大的突击。在炮兵支援下,东北民主联军步兵以由家街为中心,在方圆30公里范围内,用自己最擅长的战术向国民党军纵深进行渗透穿插,分割围歼,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敌人逼上了绝路。走投无路之际,大批国民党官兵从山洞、山沟、雪窝中走出,按照指定路线到俘虏群中集合。当日16时,红石镇战斗结束,东北民主联军获得完胜。

图片 2

◆1947年8月,辽东军区部分干部在通化合影。前排右一为萧劲光,右五为韩先楚,二排右六为解方,后排右一为萧华。

整个红石镇伏击战,仅仅用时10个小时即大获全胜。此次战斗共击毙国民党军660人,俘虏89师副师长张孝堂少将以下7800余人,合计8460余人。东北民主联军仅阵亡7人,负伤319人,合计326人。据此数据推算,国共双方人员损失比例达到了惊人的25.95:1。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主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也指出,此次战斗东北民主联军“仅伤亡326人,创造了1:25的歼敌记录”。

89师这样一支主力部队,竟然以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遭到覆灭,这无疑给其他国民党军以极大震慑。红石镇伏击战过后,国民党军各路进攻部队纷纷撤退,著名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以东北民主联军的胜利而宣告结束。韩先楚在红石镇伏击战中表现出的卓越军事才华,很快引起了东北民主联军首长注意。不久之后,韩先楚升任第3纵队司令员,开始独当一面,并迅速走上军旅生涯的巅峰。

二、长途奔袭威远堡,不循常规的用兵

1947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刚刚升任第3纵队司令员的韩先楚接到了歼灭国民党军53军116师的命令。当时116师师部部署于威远堡,师主力部署于威远堡东侧西丰、郜家店地区作为屏障,西侧开原一带则部署有53军的另两个师。

由于上述态势,在讨论作战方案时,很多人主张依据由近及远的原则,首先歼灭西丰之敌,然后再攻威远堡。韩先楚对此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如果先打西丰,敌人早有准备,很可能会打成一个攻坚战。但116师师部的作战部队数量较少,如果以长途奔袭的方式直取威远堡,必能出奇制胜,一举成功,同时还可以在野战中歼灭闻讯来援的西丰敌军。经过激烈争论,最终奔袭威远堡的意见成为主流意见。

图片 3

◆韩先楚

9月29日,第3纵队冒着大雨直取威远堡。纵队官兵以旋风般的速度,连续急行军200余里,最终于10月1日抵达威远堡。当日凌晨,韩先楚亲自带领侦察科长,登上一块高地观察威远堡内的敌情。此时国民党军官兵正出操跑步,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察觉。韩先楚当机立断,迅速下达攻击命令。第3纵队官兵如猛虎下山一般直取威远堡,国民党军虽然顽强抵抗,无奈攻击来得太过突然,很快陷入被动。第3纵队首先集中兵力拿下威远堡重要屏障天王山,然后集中数十门火炮猛轰敌人师部,各部队趁机四面围攻,最终全歼敌军,俘虏116师师长刘润川。威远堡激战期间,西丰国民党军弃城回援,遭到严阵以待的第3纵队8师迎头痛击,虽然拼命挣扎,但最终仍然难逃失败命运。

长途奔袭威远堡是东北民主联军秋季攻势期间最著名的一次战斗,也是韩先楚执掌第3纵队后获得的首次大捷。关于此次战斗获胜的原因,被俘的国民党军116师师长刘润川这样交待:“我估计你们要打,可能先打西丰,那里有一个团防守,工事坚固,我不怕。也可能先打郜家店,你们进攻部队被我两面夹击,也不怕。万万没有想到你们直打我的师部,这一着太厉害了。”刘润川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为威远堡之战作出了十分精辟的阐释。威远堡之战也给国民党军高层造成了极大的震动,时任东北行辕主任的陈诚就在日记中这样评价说:“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

三、抱病挥军克锦州,引爆首次大决战

1948年9月12日,在东北野战军主力南下北宁线的隆隆炮声中,伟大的战略决战拉开了序幕。作为双方决策层都十分关注的战略枢纽,锦州很快成为两军主力角逐的焦点。关于锦州的意义,传统观点认为其是北宁线(从北平到辽宁沈阳的铁路)上重要的交通枢纽,形同于国民党军出入东北的大门,一旦占领,即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事实上,锦州还有另外一重常常为学术界忽略的意义。锦州是东北国民党军三大重点防御城市之一,同沈阳和长春一起构成了东北国民党军防御体系的三大支撑点,一旦锦州失陷,整个国民党军的防御体系将不复存在。如果解放军进攻锦州,国民党军必定全力增援,从而引爆国共两军的主力大决战。因此,锦州不但是关闭东北国民党军的大门,而且是引爆战略决战的“引爆点”,是解放军发动战略决战的“战略按钮”。

由于锦州攻坚战在推动战略决战历史进程中特殊重要的意义,为确保必胜,东北野战军决策层反复侦查研究,最终确定了“由北向南、南北对进、多路突击”的方针。攻城部队共25万,分为3个突击集团,其中北突击集团担负主要突击任务,由韩先楚指挥。

锦州工事坚固,守敌众多。韩先楚亲自对锦州进行现场勘查,发现进攻正面有两个关键制高点,一个是配水池,一个是大疙瘩。韩先楚认为,要想拿下锦州,必须拿下配水池和大疙瘩。10月12日,东北野战军经一日血战,终于拿下了配水池。韩先楚得到消息后,立刻将指挥所转移到配水池,这里距离守军城防阵地仅仅不到1公里的距离。在此期间,由于过度疲劳,韩先楚胃病复发,身体极度虚弱,转移途中只好由警卫员背着通过敌人的重重火力封锁,最后连警卫员都累得吐了血。

韩先楚的抵近指挥很快收到效果。他从侧面观察到,大疙瘩后方有一条交通壕,像主动脉一样连通了城内外的联系,国民党军利用这条交通壕,不断把兵员和物资送到大疙瘩,从而保持战斗力,负隅顽抗。韩先楚急令指挥所通知担负主攻任务的第8师,“派一个连从侧后插过去,截断敌人前沿与后方的联系”。第8师遵照执行后,很快切断了敌人的内外联系,并最终攻下了大疙瘩。10月14日10时,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发动总攻,900余门大炮一齐开火,进行了长达45分钟的破坏性射击,各部队随即出动,迅速突破锦州城垣。次日18时,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完全掌握了辽沈战役的主动权。

锦州激战彻底引爆了东北战场,国民党军抽调精锐兵团,分东西两路增援锦州。东北野战军迎来了新的歼敌良机,韩先楚也即将迎来军旅生涯中的又一次重要机遇。

四、旋风狂飙卷辽西,上帝之手的传说

我军挥师锦州之后,蒋介石抽调沈阳周边部队共11个师,组成“西进兵团”增援锦州。西进兵团大多为精锐部队,其中的新1军和新6军是抗日战争期间在滇缅战场扩充起来的王牌部队,均名列国民党军“五大主力”行列,进入东北战场后一直都是解放军的“心腹大患”。西进兵团的司令官廖耀湘,毕业于黄埔六期,曾留学法国,在国民党军中是第一流的名将,也是东北解放军非常重视的对手。

图片 4

◆1965年,韩先楚与陈再道(左)在庐山。

10月5日,廖耀湘下达了西进命令,但畏于东北野战军的强大战力,西进兵团进展缓慢。一直到10月15日锦州解放,西进兵团仍然徘徊于彰武、新立屯一带,未能对攻锦作战造成实质影响。10月18日和19日,国民党军高层连续紧急商讨改善东北战局的方法。蒋介石提出西进兵团继续攻击前进,在锦西东进兵团策应下,规复锦州。时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卫立煌则提出,既然锦州已经失守,西进兵团应立即回撤沈阳,以免被歼。此后经相互妥协,国民党军决定西进兵团:沿北宁路向黑山、大虎山攻击前进,并确保营口后方补给线,如果进展顺利,则继续向锦州前进,否则即向营口方向撤退。国民党军在战役决心上的三心二意,使得西进兵团在大战之前,即已陷入进退维谷的不利境地。

10月21日,廖耀湘率领西进兵团攻击前进,以黑山为目标发动连续进攻,不料却连连受挫。在此期间,东北野战军各主力纵队正以西进兵团为目标,席卷而至。10月24日,廖耀湘进攻黑山受挫后,又担心被解放军围歼,随即下令转向营口,试图通过海路撤退,不料依然遭到堵截。10月26日,廖耀湘再次命令兵团大转向,向沈阳后撤。接连的转向,使得廖耀湘兵团阵型混乱不堪,给东北野战军提供了难得的歼敌良机。

根据命令,韩先楚带领第3纵队在黑山东北地区展开迅猛突击。为充分发挥部队各级指战员的灵活性,韩先楚要求各部队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哪里有枪声就向哪里打,同时注意与兄弟部队联系。10月26日晚,第3纵队7师一部攻击前进到胡家窝棚西山一带,发现该地区国民党军有“三多”,即小汽车多、电线多、带短枪的人多,进而判断这里是国民党军的一个高级指挥部。第7师部队随即发动猛烈进攻,经激烈战斗后,歼灭了该股国民党军,事后发现,该股国民党军竟然是廖耀湘的西进兵团前进指挥所和新6军的军部。胡家窝棚之战后,西进兵团群龙无首,完全陷入分崩离析的状态,东北野战军各部趁机迅猛推进,经连续激战,最终于10月28日拂晓全歼国民党军西进兵团,廖耀湘本人则被韩先楚率领的第3纵队俘虏。

图片 5

◆1967年,毛泽东与韩先楚亲切握手。

围歼廖耀湘西进兵团的作战,史称辽西围歼战。此战用时仅两昼夜,即围歼国民党军5个军12个师,进展之速,战果之巨,在整个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都是空前的,其中的胡家窝棚之战尤其受到高度评价,廖耀湘本人称此战是“第一棒就打碎了国民党辽西兵团的脑袋”,也有西方专家这样说:“这是‘上帝之手’为东野部队送来的‘神来之笔’。”作为胡家窝棚之战的缔造者,韩先楚“旋风将军”的美名也更加广为流传,卫立煌就曾评价韩先楚和第3纵队:“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

获得辽沈战役伟大胜利之后,解放军乘胜进军。在历史的大浪潮下,韩先楚和战友们一起率军入关,策马华北,鏖战平津,挥师衡宝,大战白崇禧,勇渡琼州海峡,解放海南岛,为共和国政权的建立立下了赫赫功勋,其本人也成功跻身解放军伟大将星行列。1955年,韩先楚被授予上将军衔。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联系《党史博采》

侵权必究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