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婴眼望韩厥不得见,好叫我两眼都望穿。韩厥怀抱孤儿往前奔,见了程兄说分明。程婴孤儿可曾抱出宫来?韩厥程婴眼望韩厥不得见,好叫我两眼都望穿。韩厥怀抱孤儿往前奔,见了程兄说分明。程婴孤儿可曾抱出宫来?韩厥抱出宫来了。程婴娘子在哪里?程妻官人何事?程婴快快抱了进去。程妻是。韩厥程兄,出宫之时,太后言道:须要用心抚养。程婴那个自然。韩厥告辞。程婴将军请转。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千万不可泄漏。请。韩厥请。程婴哎呀且住,我想左邻右舍,谁人不知:我程婴只生一子。如今多了一个婴儿,倘若有人出首,如何是好?哦,有了,我想公孙兄,乃是赵相门客,不免与他商议商议。正是:要救孤儿命,须寻仗义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