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原子弹试爆成功时,奥本海默本“对自己所完成的工作有点惊惶失措”,而在心中浮起了“我成了死神,世界的毁灭者”的感觉。
当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掷下以后,奥本海默心中的罪恶感就愈发难以解脱了,以至于作为美国代表团成员在联合国大会上脱口而出:“主席先生,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气得当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大叫“以后不要再带这家伙来见我了。无论怎么说,他不过只制造了原子弹,下令投弹的是我。”而面对记者,奥本海默则坦言:“无论是指责、讽刺或赞扬,都不能使物理学家摆脱本能的内疚,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这种知识本来不应当拿出来使用。

我很遗憾一部长篇就此结束。很无奈,宫斗暗斗剧观众早看腻了,但当历史上真正是内外斗争的故事拍摄出来时已经遭到唾弃,美国人喜欢搞个人和基层,也只有这样才能拍出长篇,以奥本海默的视角估计一部电影就能打发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剧能再次去关注在科学家这个团体上,只能期待着了。
——————现在问题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