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慕华

金庸名著《天龙八部》中的人物,逍遥派神医人称“阎王敌”。曾于聚贤庄相约一众奸恶败类谋求对付乔峰。后来萧峰被萧远山救走,救下萧峰带来的重伤的阿朱。

1《天龙八部》人物

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人物。

神医薛慕华,号称“阎王敌”——“薛”所“慕”之“华”者,华佗也。

函谷八友之老五,原为逍遥派苏星河弟子。医术高明,胡须半黑半白。

苏星河为使弟子八人免于祸端,将八人同时逐出门墙,从此不见,这八人不敢再以师兄弟相称,但眷念师门情深,于是纪念在函谷关学艺之地,并称“函谷八友”。

薛神医是“函谷八友”中读者最熟悉的一个,萧峰携阿朱到聚贤庄求医,求的就是这位薛神医。后来萧峰被萧远山救走,阿朱留在庄上,还是给薛神医救治过来。

2主要事迹

1、在聚贤庄与一众险恶败类召开英雄大会欲商讨对付乔峰,却被乔峰高超武功吓得心惊胆战

2、聚贤庄英雄大会,乔峰带阿朱前往治伤,薛神医不允。大战之后,由白世镜授以七招“缠丝擒拿手”,又想通过阿朱逼问救走乔峰的黑衣人来历而救好阿朱。被阿朱偷袭点穴,化装成薛神医离开

3、闻得丁春秋来到中原,装死避祸,向玄难等人说明原委;被丁春秋发现,被逼迫救治慧净;与少林寺玄难等七位僧人、慕容家四大家将、函谷八友、薛慕华家人到擂鼓山苏星河处

4、虚竹成为逍遥派掌门人,经康广陵向虚竹说明玄难、苏星河被害原因,薛慕华等函谷八友重归逍遥派门下

3桌面游戏

桌面游戏《江湖外传》中的可供玩家扮演的人物角色。

在该桌游中薛慕华是一名可以帮助队友持续战斗的战地医生。

技能1,“仙鹤神针”,可以帮对手回复真气,或者解除负面状态。

技能2,“灵丹妙药”,使大多数的手牌都可以作为运功疗伤使用。

有薛慕华在的一方,可以讲是获得更多的持续优势。

推荐给所有喜欢后勤型角色的玩家使用。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这次英雄宴由聚贤庄游氏双雄和“阎王敌”薛神医联名邀请。游氏双雄游骥,游驹家财豪富,交游广阔,武功了得,名头响亮,但在武林中既无什么了不起的势力,也算不上如何德高望重,原本请不到这许多英雄豪杰。那薛神医却是人人都要竭力与他结交的。武学之士尽管大都自负了得,却很少有人自信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就算真的自以为当世武功第一,也难保不生病受伤。如能交上了薛神医这位朋友,自己就是多了一条性命,只要不是当场毙命,薛神医肯伸手医治,那便是死里逃生了。因此游氏双雄请客,收到帖子的不过是自觉脸上有光,这薛神医的帖子,却不啻是一道救命的符。人人都想,今日跟他攀上了交情,日后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便不能袖手不理,而在刀头上讨生活之人,谁又保得定没有两短三长?请帖上署名是“薛慕华、游骥、游驹”三个名字,其后附了一行小字:“游骥、游驹附白:薛慕华先生人称‘薛神医’。”若不是有这行小字,收到帖子的多半还不知薛慕华是何方高人,来到聚贤庄的只怕连三成也没有了。

那书呆大叫:“老五,薛五弟,快快出来,有人给我一句话激死了,快出来救命!你这他妈的薛神医再不出来救命,那可乖乖不得了啊!”邓百川道:“薛神医不在家中,这位先生……”那书呆仍是放开了嗓门,慌慌张张的大叫:“薛慕华,薛老五,阎王敌,薛神医,快快滚出来救人哪!你三哥激死了人,人家可要跟咱们过不去啦。”

忽然间远处有个细细的声音飘将过来:“薛慕华、薛慕华,你师叔老人家到了,快快出来迎接。”这声音若断若续,相距甚远,但入耳清晰,显是呼叫之人内功深厚,非同小可。

正说到这里,忽听得一个细细的声音叫道:“薛慕华,怎么不出来见我?”

玄难道:“慧镜、虚竹,你们若有机会,务当设法脱逃,回到寺中,向方丈报讯。免得大家给妖人一网打尽,连讯息也传不出去。”六名少林僧合十说道:“恭领法旨。”薛慕华和邓百川等听玄难如此说,已明白他是决意与众同生共死,而是否对付得了星宿老怪,心中也实在毫无把握。

薛慕华道:“二位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更傻。众位少林派师父,你们回到寺中,方丈大师问起前因后果,只怕你们答不上来。此事本来是敝派的门户之羞,原不足为外人道。但为了灭除这武林中的大患,若不是少林高僧主持大局,实难成功。在下须当为各位详告,只是敬盼各位除了向贵寺方丈柬告之外,不可向旁人泄漏。”

薛慕华向康广陵道:“大师哥,这中间的缘由,小弟要说出来了。”

康广陵虽于诸师兄弟中居长,武功也远远高出侪辈,为人却十分幼稚,薛慕华如此问他一声,只不过在外人之前全他脸面而已。康广陵道:“这可奇了,嘴巴生在你的头上,你要说便说,又问我干么?”

薛慕华道:“玄难大师,邓师傅,我们的受业恩师,武林之中,人称聪辩先生……”

薛慕华道:“家师门下弟子人人既聋且哑,那是近几十年来的事。以前家师不是聋子,更非哑子,他是给师弟星宿老怪丁春秋激得变成聋子哑子的。”玄难等都是“哦”的一声。

薛慕华道:“我祖师一共收了两个弟子,大弟子姓苏,名讳上星下河,那便是家师,二弟子丁春秋。他二人的武功本在伯仲之间,但到得后来,却分了高下……”

包不同插口道:“嘿嘿,定然是你师叔丁春秋胜过了你师父,那是不用说的。”薛慕华道:“话也不是这么说。我祖师学究天人,胸中所学包罗万象……”包不同道:“不见得啊不见得。”薛慕华已知此人专门和人抬杠,也不去理他,继续说道:“初时我师父和丁春秋学的都是武功,但后来我师父却分了心,去学祖师爷弹琴音韵之学……”

薛慕华道:“倘若我师父只学一门弹琴,倒也没什么大碍,偏是祖师爷所学实在太广,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工艺杂学,贸迁种植,无一不会,无一不精。我师父起始学了一门弹琴,不久又去学弈,再学书法,又学绘画。各位请想,这些学问每一门都是大耗心血时日之事,那丁春秋初时假装每样也都跟着学学,学了十天半月,便说自己资质太苯,难以学会,只是专心于武功。如此十年八年的下来,他师兄弟二人的武功便大有高下了。”

薛慕华道:“那丁春秋专心武学,本来也是好事,可是……

薛慕华忙摇手阻止,指着那使棋盘的道:“范二师兄百龄,学的是围棋,当今天下,少有敌手。”

薛慕华道:“我范二师哥的棋盘所以用磁铁铸成,原是为了钻研棋术之用。他不论是行走坐卧,突然想到一个棋势,便要用黑子白子布列一番。他的棋盘是磁铁所制,将铁铸的棋子放了上去,纵在车中马上,也不会移动倾跌。后来因势乘便,就将棋盘作了兵刃,棋子作了暗器,倒不是有意用磁铁之物来占人便宜。”

薛慕华道:“那究竟不如铁棋盘的方便了。我苟三师哥单名一个‘读’字,性好读书,诸子百家,无所不窥,是一位极有学问的宿儒,诸位想必都已领教过了。”

薛慕华知道他二人辩论起来,只怕三日三夜也没有完,忙打断话头,指着那使判官笔的书生道:“这位是我四师哥,雅擅丹青,山水人物,翎毛花卉,并皆精巧。他姓吴,拜入师门之前,在大宋朝廷做过领军将军之职,因此大家便叫他吴领军。”

薛慕华道:“包兄英俊潇洒,何必过谦?在下排行第五,学的是一门医术,江湖上总算薄有微名,还没忘了我师父所授的功夫。”

薛慕华道:“正是,六师弟冯阿三,本来是木匠出身。他在投入师门之前,已是一位巧匠,后来再从家师学艺,更是巧上加巧。七师妹姓石,精于莳花,天下的奇花异卉,一经她的培植,无不欣欣向荣。”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