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博大精深,无论从历史人文,或是琴棋书画说开,都大有可论之处。而近些年来,犹以“比武”一道最甚,萧峰、虚竹、段誉三人兄弟情深,不曾手足相残,但在各大论坛之中却杀得眼红,逍遥派祖师和撰写《葵花宝典》的宦官在书中从未有过正面描写,但在网络写手笔下却有血有肉,高下立判,至于张三丰和东方不败,虽然素昧平生,一个将世事看的淡了,一个只爱在闺房中绣花,但在“比武”这一指挥棒下,那也是赤膊上阵,斗得难解难分。
我也引原文为证,仅仅说明这种“比武”的意义不大,并无为某某开脱为某某立威之心。
“比武”之事,令狐冲也曾做过,他言道:“站着打,我令狐冲在普天下武林之中,排名第八十九;坐着打,排名第二!”又道:“那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站着打,我师父排名第八,我是第八十九。”“天下可以排到第十四”云云。(《笑傲江湖-四-坐斗》),这个应该是金书中唯一一次给武林中人排座次。而我们在看完《笑傲江湖》之后,又容易地就会发现这个排名是无稽之谈。
到了后来,令狐冲自己也说了:“我是骗骗田伯光的,哪里有这么回事了?武功的强弱,每日都有变化,有的人长进了,有的人年老力衰退步了,哪里真能排天下第几?”(《笑傲江湖-五-治伤》)这话直接指出了“比武”的荒唐,但“比武”的人又要说了,令狐冲见识浅薄,说过的话又怎么作得了准?是了,那我们找一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看他对“比武”有什么话说。可惜十五部小说翻完,不见有前辈站出来说话,说来说去,还是只有令狐冲,令狐冲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大抵是因为“见识浅薄”吧。
依我之见,武侠小说中各人的武功,虽然肯定有高低之分,但并非所有人之间都有确实可信的实战资料,仅凭只言片语便牵强附会妄加揣测,不但大违作者本意,而且实在没有多大意思可言。但各人的武学境界,却是有章可循,本着踏实做事,一切从原文出发的原则,我希望通过这篇短文浅谈一下我的武学境界说,尽量做到不偏不倚,用事实说话,限于性情精力,仍然难免会掺入一些主观情绪,但冶学的精神是力求严谨的。

第一层境界:绝技胜常技
代表人物:胡一刀,苗人凤,狄云,虚竹,段誉,任我行,岳不群,陈家洛,张无忌

美狮美高梅,这一个级别的人,必然身怀绝世奇功,比如胡一刀的胡家刀,苗人凤的苗家剑,狄云的神照经等等,他们横行天下,靠的就是这几项绝技,其中,段誉的绝技只有北冥神功、六脉神剑两种(逃跑用的凌波微步和百毒不侵的朱蛤就不算在其内了),而狄云也只会“神照经”和“血刀法”,但在各自书中已是绝顶高手。又有如陈家洛、任我行这般,武学甚杂,几可卓然成家,武功也是高的,但说到底,也无非是因为身有他人所没有的绝技。陈家洛先得百花错拳,尔后又匪夷所思地领悟庖丁解牛掌,任我行除吸星大法之外,于掌法、剑法上也有极高的造诣,胡一刀和苗人凤都是家传绝学,岳不群自宫练剑后,武功突飞猛进;张无忌则是集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及太极拳剑于一身。这些人武功路数各有不同,但从本质上说,得自“绝技”,他们内力深厚,或是日积月累之功(如胡一刀、苗人凤这类没交待内功来源的),或是陡逢奇遇之效(如狄云的神照经突然大成,虚竹被强灌内力等等);外功高强,如果段誉不会六脉神剑,岳不群不会辟邪剑法,那他们的绝世奇功也就显然不复存在了,重提开头的话:“他们横行天下,靠的就是那几项绝技。”
我把他们列入第一层境界,主要是说他们在武学修为上的相似性:因为身有绝技,所以远胜没有学过绝技的平庸之人。

第二层境界:无招胜有招
代表人物:令狐冲,萧峰,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郭靖,杨过

“无招胜有招”五字,出自《笑傲江湖》,风清扬道:“要做到出手无招,那才是真正踏入了高手的境界。……如你出手根本无招式,敌人如何来破你的招式?”(《笑傲江湖-十-传剑》)
同第一层境界中的人物一样,这里的人物也各有绝技,但这些绝技对于他们来说,类似于代表作之于歌唱家,帕瓦罗蒂有一首歌,叫《今夜无人入睡》,帕瓦罗蒂能被誉为三大男高音之一,与这首歌的唱响不无关系,但如果帕瓦罗蒂没有唱过这首歌,他也一样是无可争辩的超级歌唱家。
令狐冲所用的独孤九剑,本身就是“无招胜有招”的实际表现,在此撇开不谈。我们先看萧峰,萧峰的绝技,乃是降龙十八掌,凌厉刚猛,无坚不摧。但没了降龙十八掌,萧峰的武功又会如何?当然会减色不少,但这种减色,与其说是武功上的,不如说是人物形象上的。
萧峰在书中从没用过“打狗棒法”,为什么?这就是形象塑造上的考虑,只有降龙十八掌,才能烘托出萧峰的性格和形象,降龙十八掌之于萧峰,更多的是为了凸显他高大威猛的英雄形象,而非拔高他的武学修为。试问没了降龙十八掌的萧峰,能否进出少林毫发无伤并掳走一人?能否单枪匹马血战聚贤庄?能否在少林寺前独斗慕容复、丁春秋、游坦之三大高手?答案是肯定的。
关于萧峰的武学,书中有过一个著名的论断,说“他天生异禀,实是学武的奇才……任何一招平平无奇的招数到了他手中,自然而然发出巨大无比的威力。……什么招数一学即会,一会即精,临敌之际,自然而然有诸般巧妙变化。”(《天龙八部-二十四-烛畔鬓云有旧盟》)这个,其实也正是“无招胜有招”的体现,和风清扬所讲的“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不谋而合。所谓“人是活的,剑法是死的,活人不可给死剑法所拘”,这里“剑法”换成“刀法”、“鞭法”、“掌法”等一样通用,而萧峰很显然便是“活人使剑”的最好例子,聚贤庄以太祖长拳击败玄难一役,天下皆知,这里就不细说了。
在第一层境界中,虚竹的“天山折梅手”,陈家洛的“百花错拳”,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也是可以运用天下诸般武学的绝技,但这个和萧峰又有所区别,“天山折梅手”包含天下武学精要,“百花错拳”是似是而非的各门各派武功的集合,而张无忌在习得“乾坤大挪移”后,更是几乎一夜间通晓全部武功,七伤拳、龙爪手使来,连崆峒五老、空性都甘拜下风。但这些武功说到底,注重的还是“招”,而非“意”,恰如某些一一两首成名作混了十几年的歌手,本身的境界并不高,因为偶然演唱了两首好歌,反而取得高于旁人的成就。但更有如学友、菲姊这般的可以将烂歌唱成经典的大人物(任何一招平平无奇的招数到了他手中,自然而然发出巨大无比的威力),因此我认为,萧峰比那些单靠绝技称雄的高手,还是要高出了一个境界。武功或有不及,武学定然胜过。
下面要说的是《射雕》中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和《神雕》中的东邪西狂南僧北侠,这两部书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即“武功相若”,第一次华山论剑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武功相若,谁也奈何不了谁,王重阳武功略胜,但不久便驾鹤西去,他在仙游之前先装死,用一阳指废去了欧阳锋的功力,但从《射雕》中看来,欧阳锋在上桃花岛提亲时,武功已追上黄药师、洪七公二人。再看一灯大师,一灯大师武功本就高强,后来为制住欧阳锋,又从王重阳处学得先天功,按理说武功之强,应该已然凌驾于其它三绝之上,但纵观《射雕》《神雕》,实在没有任何地方表现出一灯大师高于众人一筹。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洪七公身上,书中说道,一次华山论剑时,洪七公降龙十八掌尚未豁然贯通,而精妙绝伦的“打狗棒法”更是不曾出手,那么我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二十年后老洪降龙十八掌已到了从心而欲的境界,再一使上打狗棒法,天下还有谁能是敌手?但情况真的是这样吗?咱们稍后再看。
翻着《射雕》往下看,二次华山论剑时,欧阳锋逆练《九阴真经》有成,武功犹在黄药师、洪七公二人联手之上,很显然便是“天下第一”了。但到《神雕》开篇,欧阳锋不过和后起之秀郭靖斗了个旗鼓相当,之后又同洪七公斗了个两败俱伤,一笑归西,类似的情景并不鲜见,最后的结论是:黄药师=欧阳锋=一灯大师=洪七公=郭靖=杨过,周伯通超出众人之上。
这样看来,又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欧阳锋在二次华山论剑时武功高出众人那么多,最后却被其他人齐步赶上,书中这么说道:“昔日华山论剑,郭靖殊非欧阳锋敌手,但别来勇猛精进,武功大臻圆熟,欧阳锋虽逆练真经,也自有心得,但一正一反,终究是正胜于反,到这次交手,郭靖已能与他并驾齐驱,难分上下。”(《神雕侠侣-二-故人之子》)“欧阳锋神智虽然胡涂,但逆练九阴真经,武功愈练愈怪,愈怪愈强,洪七公曾听郭靖、黄蓉背诵真经中的一小部分,与自己原来武功一加印证,也是大有进境,毕竟正胜于逆,虽然所知不多,却也不输于西毒。两人数十年前武功难分轩轾,此后各有际遇,今日在华山第三度相逢,一拼内力,居然仍是不分上下。”(《神雕侠侣-十一-风尘困顿》)
这里再看老洪的武功,他在与欧阳锋斗得两败俱伤后,“颇为后悔,日前与他拼斗,只消使出打狗棒法,定能压服了他”(《神雕侠侣-十一-风尘困顿》)情况真的是这样么?应该是,但这也不过一时之事,后来书里也说了,洪七公命杨过演练打狗棒法,而欧阳锋苦苦思索,终于一一破解。
但当真比武之时,那能容得枯枯思索?若是洪七公之前便已使出打狗棒法,欧阳锋落败在所难免。但当欧阳锋思索出破解之法后,双方又拉回均势,这个情景,和先前洪七公正练九阴真经,追赶上欧阳锋不是很像么?
再往前看,欧阳锋苦练灵蛇拳有成,不想洪七公之前已看到欧阳克用过,以后想出破解的办法。于是海上厮杀时便几乎送了欧阳锋的命;再往后看到《神雕侠侣》,在其它几个“武功相若”的人当中,也出现过类似情况,杨过在山洪中练剑后,武功已不输于四绝,十六年间练成黯然销魂掌,按理说理性独步天下了,但百花谷中与周伯通一战,并胜不过使出双手互搏的老顽童,之后宜城中与黄药师切磋,又斗了个旗鼓相当,乍一看,实在大悖常理,但仔细一想,原也在情理之中。
《射雕英雄传》中,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武功相若,到了《神雕侠侣》中,又是东邪西狂南僧北侠武功相若,之间各人境遇不同,年纪不同,武功却始终难分上下,究其原因,正是因为此六人都已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且看风清扬对于“无招胜有招”这一境界中人比武的解析。
风清扬……道:“……学武之人使兵刃,动拳脚,总是有招式的,你只须知道破法,一出手便能破招制敌。”令狐冲道:“要是敌人也没招式呢?”风清扬道:“那么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二人打得如何变如何,说不定是你高些,也说不定是他高些。”(《笑傲江湖-十-传剑》)
这句话正说明了以上六绝艺成后武功时有高下,却又一直相若的根本原因。弹指神通、蛤蟆功、一阳指、降龙十八掌,乃至打狗棒法、灵蛇拳、黯然销魂掌、都是有独到之处的绝技,但是对于六绝来说,那只是他们高深武功的表现形式,并非他们武功高深的原因。看看洪七公、欧阳锋第一次在桃花岛比武比到最后,都深知自己本身的武功奈何不了对方,必须另创新招,于是各自思索良久后,这才继续出手。这表明了他们的武功是在难分高下,唯一的办法只有出奇制胜了,谁赢谁输完全看天意。
在这两部书中,又分别有一个貌似武功和六绝在伯仲之间的人物,他们是裘千仞和金轮法王。
但我认为,这两人在武学上的修为,并不能和六绝相提并论。
看裘千仞,动手只有铁掌值得称道,观金轮法王,前期是五轮换着用,后期则龙象般若到底,裘千仞先败于杨过,后败于金轮法王,已然逊了一筹。而金轮法王练至龙象般若功第十层,书里吹得天花乱坠,但金轮法王武学修为有限,极是练成一项奇功,也不过武功大进,实际上还是在“绝技胜常技”的境界徘徊,比之六绝的卓然成家,实有高下之别。

第三层境界:无剑胜有剑(返璞归真,深不可测)
代表人物:独孤求败,风清扬,东方不败,龙木岛主,张三丰,阿青

“无剑胜有剑”五字,出自《神雕侠侣》,独孤求败在剑冢中言道:“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这一层级别的,共同点是都在书中极少出手,多从侧面反映其武学修为之高。出手少,应是为了刻意显得他们的武功深不可测。“深不可测”这四字,便是无剑胜有剑的直观表现。但是也正由于太少出手,使本段的说理缺少实战论据,有些论证不免似是而非,姑且当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有人通过令狐冲的武学,推算出独孤求败应该也在“无招胜有招”之列,这种说法有道理,但仅仅在四十岁之前的独孤求败身上适用。
金庸书中有两个男主角继承了独孤求败的武学,其中,令狐冲由外而内,通过风清扬直接学到了独孤求败的剑法,从而领悟了“无招”这一高深的武学道理;杨过则是由形到神,通过复制独孤求败的练武方式,终于踏入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境界。
但独孤求败后来显然更在“重剑无锋”之上了,他为自己的境界定性为“无剑胜有剑”。
这里的“剑”应该是代指兵器,亦所谓“飞花摘叶,皆可伤人”,我认为这个“剑”字也可以拓开来说。一个人的武学修为,首先表现在各种各样的招数上,招数练得精了,武功自然便高。待得一切招数被用活时,是为“无招胜有招”,这是招数上的返璞归真。而与人动手,招数之外,便是兵器,从武功的表现上看,手掌、腿脚等等肢体,其实也是兵器,而“无剑胜有剑”,则是抛开了一切的表现形式,达到了内外一体,浑然天成。
风清扬是剑宗高手,想当然的话,他内功必定不高,事实上是这样么?岳不群对这么解说剑宗气宗的分歧:“只是练功的重点不同。”(《笑傲江湖-九-邀客》)一个是由内而外,一个是由外而内,并非只单练一样,风清扬少年时,或许真是剑法高超,内功平平,但这也没什么稀奇,独孤求败弱冠前也是凌厉刚猛,无坚不摧,看来也是凭精妙的剑法与河朔群雄争锋,但之后也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而郭靖十六岁开始才修习内功,之前都是练得招式,走的貌似也是剑宗的路子,最后不也一样成就了一身内外功夫?而风清扬的武功和独孤求败一脉相承,本身也是世外高人的形象,据田伯光说,他“虽然老得很了,糟却半点不糟,神气没敛,眸子中英华隐隐,显然内功着实了得,剑术之高,那也不用说了…”(《笑傲江湖-十-传剑》)可以说是为了让令狐冲习得独孤九剑,特地让独孤求败灵魂附体到了风清扬身上,二者同属于无剑胜有剑的境界,当不为过。可惜由于风清扬从未真正动过手,实在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用以说明,但从书中看来,风清扬的修为肯定远比令狐冲为高,那么他比“无招胜有招”高出一筹是理所应当的。
说到风清扬,不可避免地要拿来和东方不败做比较,这二人一正一邪,同为《笑傲江湖》唯有的两个绝顶高手。和风清扬的不出手不同,东方不败的武功在“绣花”一节中有过直观的表现,合任我行、令狐冲、向问天、上官云四人之力,仍对东方不败无可奈何,斗了一阵,功力最差的上官云率先退出战斗,跟着是向问天倒下,如果不是因为牵挂杨莲亭,那任我行和令狐冲败退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这种直观的表现,实在是表现得太过匪夷所思,强得让人摸不着头脑,下面是本人一些强词夺理的论证:
因为东方不败的武功远在任我行、令狐冲等人联手之上,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境界自然也不在一个档次,所以他是“无剑胜有剑”。
因为令狐冲、任我行都拿着兵器,而东方不败则是随手象征性地操了根绣花针就上了,真是“无剑胜有剑”。
因为东方不败在“四十岁后”,拿着绣花针,已是“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他“自此精修”《葵花宝典》,应该也“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了。
而据他自己所说:“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天人化身,万物滋长的要道。”(《笑傲江湖-三十一-绣花》)这个,貌似也是他武功应该已经与自身融为一体,到了返璞归真的佐证。
下面再说龙木岛主。
龙木岛主显露过一次武功,那便是联手和石破天过招,结果斗到油尽灯枯,携手赴了黄泉。但“侠客行”神功实在匪夷所思,当时的石破天已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人,谁败给他都是正常的,要真正判断龙木岛主的武学修为,我们不妨换个角度。
话说龙木岛主座下有一些弟子,张三、李四是其中很普通的两个人,每过十年,他们便来中原邀请各门派帮会的一把手上侠客岛喝腊八粥,当时人们还不知道岛上是武学秘笈,只知道几十年来上岛的众武林高手无一归来,但即使是这样,仍然没人敢拒绝侠客岛的“赏善罚恶”令,这是为什么?实在是因为张三、李四武功太高,即使穷一派之力,也打这二人不倒。
那张三李四的武功从何而来?按书中交待:“从盗伙之中,选了六名识字较多,秉性聪颖而武功低微之人,分别收为徒弟,也不传他们内功,只是指点了一些拳术剑法,便要他们去参研图解…”“又分入中原…各收四名弟子…这八名士人出身的弟子一经参研图解,各人的见地却又各自不同…”(《侠客行-十九-腊八粥》)
看完《侠客行》后,我们都知道这些图解其实是误导人的,因此各人的见解才会背道而驰,但为什么张三李四等人明明练错了,却仍然成就了一身惊人武艺?
练错武功,反而成就一身神技的人也不是没有,比如欧阳锋逆练九阴真经。但欧阳锋练的那部“九阴真经”,实在是错得精彩,由于郭靖太过憨厚,采取了完全颠倒的办法,导致物极必反,从而助就欧阳锋开创了武学世界中一片新的天地。
但张三李四的错法,显然又与这大有不同,他们的错法,应该是实实在在的错了,物极必反的道理在这儿并不适用。
有人因此提出质疑,说练错武功,反而又成就了一身武艺,这不是无稽之谈么?任何一个看过一点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武学一道,最是严谨,稍有差池,便会“经脉尽断,轻则成为废人,重则走火入魔而死。”
事情真的是这样么?有的是,但也有的不是。而且不是的,一般都是极高明的武学,下面是范例:
“张三丰……当下站起身来,左手持剑,右手捏个剑诀,双手成环,缓缓抬起,这起手式一展,跟着三环套月,大魁星,燕子抄水,左栏扫,右拦扫……张无忌不记招式,只是细看他剑招中‘神在剑先,绵绵不绝’之意……张三丰道:‘都记得了没有?’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小半。’……过了一会,张三丰问道:‘现下怎样了?’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大半。’……张三丰微笑道:‘好,我再使一遍。’提剑出招,演将起来,……第二次所使,和第一次使的竟然没一招相同。”(《倚天屠龙记-二十四-太极初传柔克刚》)
这是张三丰教“太极剑”的段落,之后张无忌凭此大败“八臂神剑”方东白。按照一般眼光看来,张三丰两次使出来的剑法是不同的,也便是“错”的,但在张无忌眼里却是相同的,“要知道张三丰传给他的乃是‘剑意’,而非‘剑招’”。
“侠客行”上的注释图解,一样是“招”,虽然似是而非,但是其中是否还是多多少少折射了一些“侠客行”武功的原意呢?或许也是有的,也或许没有,但其中必然折射了一门高深武学的道理,试看龙木岛主的武功、张三李四的武功,那难道是一些故弄玄虚的图解能教出来的么?而武当派掌门愚茶这种高人,更不会因为妙谛拉开架式演示几个动作就“又惊又喜,也不多问,便一齐来到侠客岛上”了。
因此我认为,张三李四的武功,来源于对“侠客行”(也或者是另一门武功)“意”的理解,虽然只是或多或少地触摸到了一些影子,但是也已经非同小可了。
那么重意不重招的武学境界,叫做什么?“令狐冲得风清扬指点后,剑法中有招如无招,存招式之意,而无招式之形……”(《笑傲江湖-十-传剑》)
是了,这是“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龙木岛主的武学同张三李四一致,不过除了和石破天过招外,再没有其它的参照物,姑且也称一声“深不可测”吧。从书中描写看来,说龙木岛主比张三李四高出一个境界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我们再说张三丰。
张三丰在《倚天》中,有过两次正式的出手,一次是截江救遇春,那打得是些寻常武人,也不多说了,还有一次,则是掌毙刚相。
可惜张三丰一代宗师,被刚相偷袭不说,还使此竖子成名。不少人据此刻意压低张三丰的武学修为,更有什么ID如“一个刚相的愤怒”“刚相三打白骨精”“刚相头撞不周山”“刚相征收燃油税”云云,徒增笑耳。
其实,张三丰被刚相打伤,实在有太多的理由,而结论只有一个:张三丰非伤不可!
张三丰非伤不可,不是因为刚相武功太高,更不是因为张三丰武功没有传说中高,而是剧情上的需要。
江湖,是年轻人的,一味的让张三丰这种活化石显示惊世骇俗的武功,不但会削弱张无忌等主要角色的光芒,也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但赵敏就要带人杀上来了,此时武当四侠被擒,小殷和小俞废了,张三丰再不出手,于理不和,而且金庸本身就有意刻划出张三丰一代宗师的形象,于是最后采取了让他先受重伤,然后由张无忌代手,以太极拳剑败退敌人的方法。
如果是三流小说,那张三丰肯定是大展神威,以一己之力杀退所有蒙古鞑子,什么阿大阿二阿三,还没来得及介绍就得翘辫子。
张三丰有这样的能耐么?应该是有的。而如我这般的读者,也是十分憧憬张三丰施展神技的场景。
但金庸偏偏让张三丰受伤了,并且伤得很重,得“三个月”才能好!于是张无忌不得不出马,之后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太极初传柔克刚”。
让我们来看看金老不同于三流武侠小说的设计。
阿大、阿二、阿三,俱是身怀绝技的高手,但张无忌太极拳剑一上手,立刻便将此三人杀得溃不成军,这样的写法有什么作用?
首先,很自然地让张无忌继承了张三丰的衣钵,让这番学武的景象别开声面,精彩至极。
其次,从侧面表现了张三丰的武学修为之高,看张三丰传太极剑的过程,一个武学宗匠的模样跃然于纸上。而对太极拳剑并未全然领悟的张无忌,使来已是非同小可,使张三丰的宗师形象更加深入人心。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遵循了以主角为纲的原则,突出了张无忌的作用,没有喧宾夺主,不至于让他在这样一场大戏中充当看客。
以上是张三丰必须受伤的剧情要求。然后我们再从实际出发,看看张三丰受伤的合理性。
刚相,是少林旁支,西域金刚门中的外家高手,“金刚般若掌”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赵敏敢派他出手偷袭张三丰,显然是对他有着极大的信心。《倚天屠龙记》中并没有什么擅长刚猛掌力的外家高手,但凭那一掌的威力而言,书中只怕不作第二人想。
若是正面交锋,那刚相的掌力再猛,也绝计打不到张三丰身上,但既是采用偷袭的办法,那张三丰受伤也在情理之中。但受伤到需要养“三个月”,会不会太久了一点?要知道像空见神僧、张无忌这等人物,都是有着“内功护体”的,难道有着八九十余年的张三丰,反而护不了体?
让我们回归故事本身。
空见的金刚不坏体神功,诚然是神乎其神,但也一样被谢逊偷袭得手。相比较而言,空见当时面对的,乃是一个要打自己十三拳的超级猛士,张三丰面对的,则是一个前来报讯的丧家之犬,哪一个更容易被对方偷袭?
再看结果,张三丰说了,要躺三个月,这照医理上来看是正常的,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之后张三丰却也并没闭关疗伤,而是面对来访的胡人侃侃而谈,手把手教了张无忌太极剑,宗师风范尽显。反观空见神僧,躺下后再也没能站起来,他倒是想再躺三个月,可惜,再也不成啦……
张无忌的神功疗伤,在第二次中玄冥神掌后表现得极其匪夷所思:“张无忌微微一笑,体内九阳神功发动,将玄冥神掌的阴寒之毒逼了出来,头顶便如蒸笼一般,不绝有丝丝白气冒出……在九阳神功运转之下,两个掌印自黑转紫,自紫而灰,终于消失不见,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倚天屠龙记-二十五-举火燎天何煌煌》)玄冥神掌的威力,应该更在金刚般若掌之上,而张无忌疗伤如此轻松,所以张三丰远不及小张。
那么,让张无忌受一招金刚般若掌,那他岂不是一坐下就可以站起来了?
我认为这个是不可能的,武功有高下之分,这个众所周知,但是武功也有相克之说,九阳神功的威力虽强,但并不见得在张三丰百年修为之上,张无忌若是受了金刚般若掌,一样的也会伤了内脏,起码躺个百天再说。
但张无忌治疗更狠的玄冥神掌时,却只用了类似妙治的时间。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张无忌小时候便中过玄冥神掌,并与之缠斗多年,之后偶得《九阳真经》,这才慢慢将寒毒化去。而到第二次中掌时,张无忌已是二十有余的壮男,九阳神功早已大成,再加上之前有过化解寒毒的深刻体验,再次疗伤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第二,九阳神功和玄冥神掌,一个至阳,一个至阴,以阳化阴是武学乃至自然界中最普遍的道理之一,因此张三丰内功虽强,已至阴阳相济、返璞归真的最高境界,却不能助张无忌驱除体内的寒毒,而张无忌至阳的九阳神功则可以办到。张三丰虽也有“纯阳无极功”,但“纯”与“至”,一个浓度一个深度,毕竟有所区别。
我们再看张三丰稍后的出手,“便见张三丰左掌挥出,啪的一声轻响,击在空相的天灵盖上。这一掌齐软如绵,其坚胜铁,空相登时脑骨粉碎,如一滩湿泥般瘫了下来,一声也没哼出,便即毙命。”(《倚天屠龙记-二十四-太极初传柔克刚》)
刚相,一个“刚”字,是他外功造诣极深的深刻写照,但张三丰在重伤下发出的软绵绵的一掌,便了无声息地结果了他的性命。当然,我们不能单凭这一掌,便断言张三丰的武功修为有多高,这里主要通过他武功的表现形式,谈一谈他的武学境界的。
“其软如绵,其坚胜铁”,这是一种怎样的掌力?看起来,张三丰的这掌是软绵绵的,似乎没什么力量,然而刚相却登时脑骨粉碎,这个,便是举轻若重的境界。
“举轻若重”是“举重若轻”的更进一步发展,在独孤求败的理论中,这等同于木剑和玄铁重剑,需要说明的是,并非能够做到“举轻若重”,便算是到了举轻若重这一境界。
任何一个武功高强之人,只要内力到了,就可以举轻若重,比如杨过黯然销魂掌中一招“拖泥带水”,就能将一只空袖舞得虎虎生风;又比如段延庆使铁杆,张无忌使木剑,一样可以飞沙走石。
但是举轻若重作为境界来说,就有不同。这个境界与“木剑”的境界一致,同样,并非能使好木剑,便到了木剑的境界。木剑的举轻若重是一种精神,代表着“从心而欲,返璞归真”,换言之,此时的武功应该已经和武人融为一体,“不滞于物”。武功练到这一步,在硬仗中可说已立于不败之地,只有“深不可测”四字可以形容。
而书中对张三丰的描写,完全就是按着“学究天人,深不可测”这八个字来的。
最后提下阿青。
阿青能排到这里,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的偏爱。由于《越女剑》中只有阿青一个高手,缺了参照物,实在难说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不测”肯定是“不测”的,“高深”倒不见得。《越女剑》的结尾,阿青要杀西施,范蠡派了两千名护卫,依然没能把阿青拦住,单只看这份能耐,那也了不起得狠了。
而阿青的兵器,仅是一根木棍,姑且也算得是“草木竹石均可为剑”吧。
话说阿青教越国武士剑法的片段,倒和张三李四等学“侠客行”有几分相似。
“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武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
依照前面的推断,越国剑士学到的,也是“剑意”,是“无招胜有招”。
而拥有这种剑意的,不可测的阿青,便是“无剑胜有剑”了。
以上纯属胡扯,不足为信,见笑。

第四层境界:无武胜有武 代表人物:扫地僧,石破天,周伯通,黄裳

“无武胜有武”是我依照“无招胜有招”的格式杜撰的,按字面意思解释,意为“因为无心武学,反而胜过了醉心武学的人”。
当然,这并不是说只要无心武学,就一定能胜过醉心武学的人。“无武”当是一种人生态度,一般无心武学的人,如苏星河、函谷八友等,所谓“玩物丧志”,最终都没能成为绝顶高手。但自有这么一类人,无心插柳柳成荫,本身并没有学武的念头,反而因此深入到了武学的最高境界。
类似于“无武胜有武”的道理,其实再世间广泛存在。再以歌唱为例,凭一两首代表作扬名的流行歌手,是“绝技胜常技”;唱功出色,哼也能哼出经典的菲姊、欢哥,乃至辞世不久,音域并世无双的帕瓦罗蒂,功力自有高下,但同属“无招胜有招”之列。
依此类推,其上应该还有一个“无剑胜有剑”,但世人更无胜过帕老之人,此境界的代表人物只能空缺。
我不懂音律,只能按“无剑胜有剑”的定义对这个无人踏进过的音乐境界做些猜想。
“不滞于物”,反映在音乐上,应该是没有词,没有曲,或者说可以有词,也可以有曲,只要一切出于自然。到这个时候,唱歌全由心生,没有套路,没有固定的唱词,兴致开了,开口就是歌,姑且可以称作是“野性的呼唤”。
既然“无剑胜有剑”已是化境,那“无武胜有武”又是什么概念?
当我们夸奖一个人歌唱得好听时,会怎么说?
有这么一个词,叫“天籁之音”。我们听到了好歌,会觉得“惊为天籁”。
无武胜有武正是这么一种天籁,天本来无意奏乐,但大自然中却常有世间最美妙的声音。“无武胜有武”也是这样,让我们从扫地僧说起。
《天龙八部》中的绝顶高手,应该是金庸武侠中最多的。而且纷至沓来,让人颇有目不暇接之感。
无量剑的左子穆、辛双清,神农帮的司空玄,这是最早出现的一派宗主,但听钟灵说道,她的爹妈、钟万仇和甘宝宝显然又比这些人胜了一筹,而钟万仇为了对付段正淳,又去邀请“四大恶人”前来助拳,之后南海鳄神出场,武功果然奇高,不想叶二娘又把他比了下去,待得段誉回家,众人这才恍然:“他老子更是了得。”但段正淳只不过是个王,后来的那皇兄段正明才是皇室第一高手,跟着“天下第一恶人”段延庆出场,呱呱不得了,他虽然残疾,但段正明也承认自己功力颇有不如。
之后段誉中邪,段正明便带他去天龙寺求助,天龙有四本,据说武功都和段正明差不多,而四本之上,更有枯荣大师,天龙寺人才之盛,那是不用说了。岂知之后又跳出个鸠摩智,以一己之力对抗段氏六大高手,最后竟还全身而退,如此武功,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从后面书中看来,起码有乔峰、萧远山、慕容博三人可以与鸠摩智相抗衡,除此之外,还有天山童姥、李秋水、无崖子三大奇人,再加上段誉这个X因素和虚竹这个Y因素,真可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但这些豪杰之上,另有一个神一样的人,这个人没有名字,他只是一直在扫地,扫了四十二年,还是四十三年,就是这么一个人,啪啪两掌便把萧远山和慕容博打得死去活来,武功之高,区区“深不可测”四字肯定是形容不了了,他可以说已经不是人了。
扫地僧这个人物的出现,颇有一种寓言的味道。他既然一直在藏经阁中扫地,看到的应该都是少林派的武学典籍和佛经。但之后现身说法、侃侃而谈之时,他不但对“小无相功”这种旁门左道的功夫了如指掌,更对天下大势信手拈来,大有“宋辽大理吐蕃西夏吾视之若掌上观纹”之感,这个显然于理不和。但此人的出现,应该是为了弘扬佛法而来,或说就是佛祖的化身,据说佛祖掐指一算,上下五千年的事都能推断得清清楚楚,那我们也不多追究了,以免泄露了天机,这里单单只说武学。
扫地僧的武功怎么来的?从书中看来,应该是源自佛法,他老人家佛法高深,于是轻松迈过了所谓的“武学障”,神功自成。看他的几次出手,都是“拍出一掌”,无所谓什么“大金刚掌”,“金刚般若掌”云云,结果绝招不计其数的萧远山慕容博在他掌下如同婴儿,当真是“死去活来”,防御之时,手不动足不抬,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墙”在其四周,比之“金刚不坏体”不知牛掰了多少倍。他的武功来源,和《九阴真经》的著者黄裳极为类似。
据《射雕英雄传》,“一卷一卷地细心校读(《万寿道藏》,天下道家之书),不料想这么读得几年,他居然便精通道学,更因此而悟得了武功中的高深道理。他无师自通,修习内功外功,竟成为一位武功大高手。”(《射雕英雄传-十六-九阴真经》)
黄裳和扫地僧,一道一佛,都是在钻研各自的宗教典籍时,无意间成为武学高人,只是因为没有鲜明的参照物,所以黄裳虽然比扫地僧多了个名字,名声却远不及后者之响,但其武学修为是毋庸质疑的。如果让老黄晚出生几十年,也参加一把华山论剑,没准能够一举挫败五绝,和扫地僧一样由人成变神。
再看周伯通。
周伯通的武功和武学,历来都是被低估的,但金庸让他做后五绝之首,当然有着充足的道理。其实在武功上,周伯通早已胜过了前后四绝,看看《射雕》中疑似和四绝武功差不多的裘千仞,在和周伯通动手后狼狈到了何等地步。《神雕》的结尾也说,“黄药师、一灯大师都自知尚逊周伯通三分”。
由于杨过的主角身份和金庸本身对他的偏爱,导致书中多有感性笔法,理论上应不敌周伯通,打起来却不肯让他太露败像,理论上应和金轮法王功力相若,最后却莫名其妙掌毙法王。然而力捧之余,却又坚称杨过仍与四绝在伯仲之间,这不是奇哉怪也么。
抛开感性笔法不谈,杨过能打败金轮法王,主要还是得益于“黯然销魂掌”的出奇制胜,这个在前文已经谈过,过多的夸大黯然销魂掌的能力并不适合,金轮法王当时自以为胜券在握,加之拘泥于招式,陡逢变故导致丧身还是可以理解的。黄药师的功力已至无招,所以宜城中和杨过切磋掌法时,看出自己的落英神剑掌逊于对方的黯然销魂掌,于是立刻改用弹指神通,这才斗成平手。这等修为,是“绝技胜常技”的金轮法王所不具备的。
百花谷中,杨过在和周伯通过招时,于渐露败像时使出黯然销魂掌,一时间貌似略占上风,但细看周翁,口中对黯然销魂掌大加赞赏,手下也并没给杨过讨了好去。至于之后对黯然销魂掌垂涎三尺,那是他周翁的一贯风格,对降龙十八掌如是,对龙象般若功亦如是,倒不是说黯然销魂掌真能把他怎么样。
话说回到武学境界上来,周伯通的“无武”表现在他虽然痴迷于武学,但与其它武人的动力完全不同,他纯粹是把武学当成了一件乐事,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他的两大神技“空明拳”和“双手互搏”,都是追求好玩的产物。周伯通“生来就是道士”,空明拳正是他洒脱出世的写照,而双手互搏更是开辟武学千古未有之新境界,令人神往至极。
《神雕侠侣》的结尾,周伯通被推举为后五绝之首,黄药师如是说道:“我黄老邪对‘名’淡薄,一灯大师视‘名’为虚幻,只有你,却是心中空空荡荡,本来便不存‘名’之念,可又比我们高出一筹了。”(《神雕侠侣-四十-华山之巅》)
依黄药师的话敷衍而来,周伯通也是因不存“武”一念,反而高出了众武人一筹。
最后说石破天。
说到武功,石破天肯定是高得匪夷所思。像谢烟客,白自在这等人物,已是江湖上罕见罕闻的高手,但应该也敌不过张三、李四。龙木岛主的武功,那更是惊世骇俗,已非凡夫俗子所能窥测。然而石破天“侠客行”一成,龙木岛主便由神还原为人,二人联手尚且斗石破天不倒,最后一齐笑着去了黄泉。
石破天的这身武艺,同样也是无意中得来。他天性淳朴,对事对人都单纯得可笑,谢烟客想引他走火入魔而死,不意助他成就了一身或许并世无双的内力。这个尚有外界因素使然,但最后在侠客岛上,石破天独自超脱于一众武夫之上,本不欲琢磨武学,反而真正窥破了“侠客行”武功的奥妙,相反,那些苦苦思索了几个月以至几十年的武功各有独到之秘的掌门掌教帮主舵主们,却仍在山脚下茫然不知所措的捕风捉影着。
《侠客行》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寓言故事,“无武胜有武”是其精神的一个折射。

二〇〇九年五月二十日

参考文献:《金庸作品集》(飞库网,三联书店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