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塞林格的故事 塞林格名人轶事杰罗姆·大卫·塞林格(Jerome David
Salinger,1919年~2010年)
美国作家,1919年1月1日生于纽约。父亲是犹太进口商。15岁时,入一军事学院学习并获得文凭,1942年,开始军旅生涯,194

图片 1

塞林格的故事 塞林格名人轶事杰罗姆·大卫·塞林格(Jerome David
Salinger,1919年~2010年)
美国作家,1919年1月1日生于纽约。父亲是犹太进口商。15岁时,入一军事学院学习并获得文凭,1942年,开始军旅生涯,1946年退伍之后,正式投入文学创作。他于1951年发表的著名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美国文学的经典作品之一,引起世界性轰动,尤其受到美国学生的疯狂追捧。他发表的著作还包括《弗兰尼和卓埃》、《高举屋梁,木匠们》、《西摩:一个介绍》和一部短篇集《九故事》,此外,还有一些作品至今未出版。2010年1月27日,杰罗姆·大卫·塞林格在位于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家中去世,享年91岁。

塞林格名人轶事

盗版书(bootleg book)事件

1974年,两卷用打字机打印、装订精美的精装本《J.D.塞林格未被收录的短篇小说全集》悄然出现在旧金山、纽约、芝加哥等地。出版商署名为John
Greenberg。这套书共25,000册,售价分别为3美元和5美元。据称,出版后John
Greenberg立即逃离了美国,以躲避FBI的追捕。另有一说称John
Greenberg只是一众嬉皮士的化名。这套书收录了21篇未被收录在册的塞林格短篇,包括他1940年发表于《Story》杂志的短篇处女作《年轻人》(The
Young Folks),但遗漏了《Go See
Eddie》。七十年代后期,市面上又出现了另一种装帧的盗版全集,包含所有22个短篇。另一版本则改名为《1940年3月》(即塞林格短篇处女作发表的时间),封面上印有一张来自《局外人》的油画。后两个版本修正了一些打字错误,排版也更专业。为此,塞林格自1953年以来首次打破沉默,专门致电《纽约时报》
,表达了愤怒之情:“我的财产、一些短篇小说被盗了。有人窃用了它们。这是非法行为。这是不公平的。假如你有一件很喜欢的外套,而有人闯进你的衣柜把它盗走了。这就是我的感觉。”塞林格说:“我在很久以前写下它们,我无意出版这些短篇。我希望它们可以自然死。我并不是要掩盖年轻时的笨拙。我只是觉得它们不值得出版。”塞林格随后通过律师向联邦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起诉这位John
Greenberg和17家当地书店。

巴蒂·格拉斯来信事件

1982年,一则刊登在6月6日《纽约时报》上的广告称,笔名为S.K.
Barnett的人将于秋天出版一部名为《BENEDICTIS》的小说,它只不过“博君一笑。约为440页隔行打印的手稿。足够简洁。”不久,塞林格的律师向《纽约时报》编辑递送了一封律师信,否认塞林格与这则广告有任何关联。

1986年,塞林格得知英国作家Ian
Hamilton打算出版传记《寻找J.D.塞林格:写作生涯》后,提起诉讼,意欲阻止该书出版,因为这本传记中含有不少塞林格与其他作家和朋友的书信往来。最终法院裁定,Ian
Hamilton不得直接引用这些信件,但可变换措辞刊出这些信件。这场诉讼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塞林格隐居岁月的一些生活细节被公诸于众,其中最具爆炸性的是塞林格对前女友、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女儿乌娜·奥尼尔婚姻的一段评论。塞林格写道:“我可以想象他们夜里在家的样子。

卓别林头发花白,全身赤裸地蹲在衣橱顶上,拿着手杖摇头晃脑,像只死老鼠。乌娜穿着宝蓝色的外套,在浴室里发疯似地鼓掌。”要理解塞林格这番刻薄的评论,需追溯到四十多年前。1941年,塞林格爱上了乌娜。但一年后,塞林格应征入伍。据说他每天都会给乌娜写一封长信。然而就在塞林格于欧洲服役时,奥尼尔小姐嫁给了卓别林。塞林格崩溃之余,将仇恨转移到了电影产业上。在《麦田里的守望者》中,塞林格借主人公霍尔登之口说道:“如果有一样东西是我恨的,那就是电影。”

1995年,伊朗导演Dariush
Mehrjui的电影《Pari》上映。电影松散地改编自塞林格的短篇小说集《弗兰妮与祖伊》,并未获得塞林格的授权。因为伊朗与美国间无版权协议,该电影得以在伊朗合法发行。然而1998年,当这部电影企图在林肯中心放映时,塞林格和他的律师们又一次成功阻止。导演Mehrjui称塞林格的举动“令人不解”,他解释说,他将这部电影看作某种“文化交流”。

1997年,就在另一位在世的美国文坛隐士托马斯·品钦即将出版《Mason &
Dixon》前夕,一个传说已久的谣言再度浮出水面——谣言说,塞林格和品钦其实是同一个人。当然,两人文风差异显而易见,由一人假扮两人的猜测不过是异想天开的自娱。

1999年,与塞林格分手25年后,Joyce
Maynard把塞林格当年写给她的一系列信拿去拍卖,并于同年出版了回忆录《At
Home in the World: A
Memoir》。尽管她拥有这些信件,将之拍卖亦属合法,但塞林格还是打赢了一场官司,法院判决信件的内容不得出版。当年6月22日,在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一名来自加利福利亚的慈善家Peter
Norton以156,5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十四封信,并声称会将之归还塞林格。

相关文章